欢迎您到 体坛网首页! 登录    快速注册

缅怀体坛故人魏明老师,愿天堂有围棋美酒为伴!

  

  今天,不谈生意,只说故人,体坛故人!

  清晨醒来,看朋友圈的消息,才知道,魏明老师还是走了,年仅46岁!

  那一刻,定格在2016年12月12日凌晨2点15分。

  魏明,体坛+APP副总编辑,体坛周报社创社元老。他是体坛周报最初的几位员工之一,也是体坛鼎盛局面的开创者,他曾在很长一段时间给体坛周报前社长瞿悠远担任秘书,在采编方面做出卓越成绩。但因为他淡泊名利,圈外并不为人所熟知。

  引用前体坛周报著名记者楼坚老师的一段话:“即便你是体坛周报的长期读者,你也不一定认识魏明老师,因为魏明兄一直谦冲恬淡,躲在幕后。如果他的名字出现在报纸上,通常都是因为真正写稿的记者不方便署名,所以魏明变成了一个集体笔名。”

  

  ▲魏明老师

  礼拜六下午,我跟姗姐、央叔一起去ICU看您的时候,好多以前体坛的同事、前辈们都在,您依然在昏迷状态。9岁的女儿在您的身边大喊:“爸爸快醒来,爸爸起床了”。此情此景,锥心之痛。

  我去体坛晚,2009年才加入这个大家庭,相比于体坛的老前辈们,跟魏老师没有那么熟悉,他是我的领导,是我的前辈,更多的是我对他的敬仰。

  我刚去体坛的时候,经常穿个黑色的毛呢大衣,走起路来不紧不慢,魏明老师去魏航魏总的办公室问,“那个穿黑色毛呢大衣的是谁?怎么那么像李开复!”也就从那时起,魏总、陆总他们就时常拿我开玩笑,说“体坛李开复”,甚至还有了我是李开复侄子的传闻。

  在体坛工作的6年时间,魏老师给我最深的印象就是带着女儿馨馨到我们办公室的场景。馨馨放学后,魏老师时常带着她到我们办公室呆会,馨馨也时常用我的电脑玩点小游戏,魏老师当然也不例外地会严肃地对馨馨说:“不许耽误叔叔工作”。每次我都会说没事,其实那时候也没多少工作可干。

  刚去体坛时,工位在四楼大网吧,魏老师就坐在西北角的那个角落,我背对着他,一转身就会看到,那时室内还没有“禁烟令”一说,魏老师时常吞云吐雾,好似神仙。那时魏老师负责体坛网的围棋频道,魏老师是那么喜欢围棋,常常和报社同好纹枰论道。

  之后体坛网不断调整,我的工位变换过几次,离魏老师越来越远,交集也就越来越少,更多的就是魏老师背着斜挎包的身影。

  再后来,我的工位从大网吧调到跟魏航、陆慧明、高姗姗、杨晨霞等领导的小办公室,我才跟魏老师有了更多接触的机会。那时候魏老师也已搬到四楼东南角的小办公室。这个充满烟味及槟榔味的小屋,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除了每次找魏老师签字,每逢出报日早上我都会去一次,为的是给魏老师奉上每期报纸。只是当时我不喜欢摈榔味道,每次都是行色匆匆。现在回忆起来,很是后悔,当时没有好好珍惜机会,多和魏老师学习、交流,不然对综合内容的把握会好很多。

  记得颜强颜总在一篇文章里提到体坛人的“共性”,“我并没有觉得这些先后在体坛工作的人,有过多少宏图大志,大家更是为兴趣而来,享受各自兴趣的所在。各种人等,当然会有品流区分、素质差异,但那样‘乘兴而来’的兴致,体现在每一个为体坛工作过的赵钱孙李身上,又因为这种兴趣兴致,辐射到每一个体坛能影响到的赵钱孙李身上。”

  我们这一批去体坛的人,大都是因为体坛网的机缘,新媒体的发展给予我们这些体坛忠粉与自己偶像同平台工作的机会。我们是幸运的,有幸跟偶像一起工作,有幸听闻魏老师等这些老体坛人创造不凡业绩的心路历程,在他们身上学到了很多。在体坛的6年,是自己真正成熟的6年,这成熟的印记,自己创业后依然受益匪浅。

  今天的朋友圈,看到了很多体坛前辈怀念与回忆魏老师的文字,也让我们将这些记忆碎片糅合在一起,看到一个更为丰满、感性的汉子。

  张力“力叔”的朋友圈,让我感慨万千,其中有一句这样写道,“一路走好,老大哥,也真的感受到体坛大家庭的温暖。离开,却又从未离开。”这句话是那样的触动心弦。这两年,体坛走了很多人,都踏上了不同的岗位及职业道路。但说真的我们的心却从未离开体坛,“人已离开,心却从未远去。”

  这次,魏老师离开了我们,但是在帮助他寻找救治办法的过程中,所有体坛人都在尽可能伸出援手,再次证明了体坛大家庭的温暖,真实、真诚、温馨。我们永远是一家人,相亲相爱的一家人。

  体坛人,一家亲。

  真心希望体坛人和“体坛系”,大家伙能努力做好手头的工作,不给体坛大家庭丢人。当然更希望大家都能够照顾好自己的身体,少喝酒、抽烟,健康体魄,对自己负责,更是对家人负责。

  我会不断鞭策自己,魏明老师,会更加努力。

  我们一定会尽最大可能为您的家人提供帮助,多多照顾馨馨。

  魏老师,很想您,一路走好!

李涛

  2016.12.12 北京

编辑:庄太坤 关注他的微博

相关文章

乐趣热文

体坛传媒旗下子产品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