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到 体坛网首页! 登录    快速注册

前体坛周报资深编辑魏寒枫:魏明安息,生者保重

  快十年前,体坛同事李颖去世,当时我三十出头。去告别会,还能扛得住,但人死的确尊严不再,而且荒谬,简易的棺木上,覆盖着粗糙的“万古流芳”条幅。

  魏明和魏航和我,是体坛仅有的三位姓魏。在长沙时,他家就在我住所隔壁,邻居三年。她妈印象中特别像北京大妈。

  魏明性格孤傲,才华内收,但又幽默,和最早进体坛的几位湖南籍老骨干关系犹铁。我们俩的相处更多是见面寒暄几句,挤挤眼笑笑。我们俩甚至2004年奥运会时甚至还吵过一次,自然,我行止怪诞,他个性突出,一碰到工作可不就出矛盾。

  体坛周报很奇怪,社长瞿优远高压,或者说也孤僻,但所有的同事都是朋友和兄弟,有一种如今公司少见的兄弟连氛围,对外狼吞虎咽,对内工作较劲,但没有互相伤害,反而协同作战,就是典型的《兄弟连》氛围。

  魏明46岁早逝,可能跟长年累月黑白颠倒有一定关系。这种日子我在体坛呆过4年,一方面大家都生猛异常,每日凌晨两点后精光四射,另一方面,2004年连续三个月日日作战到凌晨五点,同时还要高度消耗脑力和创造力。我和老胡等朋友经常感叹,那时以后体力下一台阶。而魏明20年都如此。他还特别喜欢抽烟!以及喜欢坐位子上下棋不动。

  自打有朋友圈以后,死亡就不叫事。春雨医生的张锐才刚死呢,今天魏明还加上21世纪经济报道的同行,两个呢。我的一位好朋友,是个特别善良的女人,还连着给我发魏明情况,祈祷呢。可能是年纪确实过四十,我有点逃避,做不到像关心李颖一样。高适送杜甫诗《人日寄杜二拾遗》,怕是古往今来的中年人,都有此慨叹。

  很关键的是,无论创业还是理想,每个人都要衡量自己,体力是不是适合极限,是不是那种铁人,过于逞强,找强人感觉,都可能有报应。我就是一个意志力高过身体机能的人,多年来看上去很强,但像相声演员一样,人前疯狂,独处萎靡。好友老胡就说,花的精力,如今都还出去了。

  我经常和朋友们开玩笑,每日睡四小时的可能赚百亿(必要而非充分条件),依次每多一小时的收入减个零,等到你每天睡7小时,那就得减俩零,到顶赚100万了。这个玩笑从某种意义得到《哈佛商业评论》的科学类似验证。但前提是,多数每天睡四五小时赚十亿百亿的,基本是天生如此。强撑打肿脸充胖子,一个子儿也赚不到,都得还回去。

  魏明安息。生者保重。

编辑:庄太坤 关注他的微博

相关文章

乐趣热文

体坛传媒旗下子产品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