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坛对话全英赛八旬裁判员 聆听三十五年最后一哨

您的位置:体坛网 > 体育新闻 > 综合 > 羽毛球 > 正文

体坛对话全英赛八旬裁判员 聆听三十五年最后一哨

2010-03-12 11:16:24 来自: 体坛周报 李婷 我要评论(0) 字号:[ ]

摘 要: 瓦尔·安德鲁斯看见阿兰·芬威克坐在椅子上,赶紧过去和他进行了英式的拥抱和吻礼,阿兰·芬威克欠了欠身子,才扶着椅子把手最终站了起来:“我已经太老了,但我还得赶回场地呢。”

  体坛周报记者李婷伯明翰报道 瓦尔·安德鲁斯看见阿兰·芬威克坐在椅子上,赶紧过去和他进行了英式的拥抱和吻礼,阿兰·芬威克欠了欠身子,才扶着椅子把手最终站了起来:“我已经太老了,但我还得赶回场地呢。”年届八十的芬威克先生将在本届全英赛上结束自己三十五年的司线生涯,而也已经超过六十岁的安德鲁斯女士也已经做了三十年的全英赛裁判了。

体坛周报记者李婷与安德鲁斯(右)合影。体坛周报记者李婷与安德鲁斯(右)合影。

  阿兰·芬威克年轻的时候就是全英赛的忠实观众:“我父亲以前就喜欢看这个比赛,我也是从很年轻的时候就会每年看全英赛,这好像成了我的一个习惯。”在芬威克四十岁的那一年的全英赛上,一个工作人员问坐在前排的他愿不愿意来做司线员,他想都没有想就答应了:“能在最好的位置看世界上最棒的羽毛球比赛,哪儿找这么好的事儿啊。”

  而这份司线员的工作芬威克一做就是三十五年。三十五年间,他见证了不少经典的比赛和诸多伟大的球星,不过他最欣赏的还是一代天王弗罗斯特:“能看到他打球真是一种幸福。”不过芬威克后来发现,自己做了司线员以后,虽然距离场地近了,但是关注点却又不能在整场比赛中了:“我得看球的落点,所以有时候会露掉很多精彩的回合,这点倒还是有点遗憾的。”

  和芬威克为了能够近距离看比赛而当上司线不同,瓦尔·安德鲁斯当上裁判纯粹是受了丈夫的影响。安德鲁斯的丈夫曾经就是当地一名水平不错的球员,于是,在丈夫的提议下,她开始学做一名羽毛球裁判。

  第一次的执法经历给了安德鲁斯无比深刻的印象:“我第一次坐在场地里,紧张得连话都说不出来,说运动员的名字的时候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渐渐适应了裁判的工作后,安德鲁斯在1990年的一场女单执法中又犯了当初紧张的这个毛病:“那时候还在温布利,是王莲香的一场比赛,因为场地的灯光和平时不太一样,我就变得有些不知所措,球有时候看得不是很清楚,说话的时候牙齿都在发抖。”

  但是在经历了三十年的裁判生涯后,安德鲁斯早就适应了现在场上所发生的一切,在她看来,自己亲身经历的这三十年全英赛,最大的变化在于场地条件越来越好了:“特别是灯光,以前只有场地中间是亮的,现在周围都很亮,而且灯光很集中,不会有倒影出现在场上,所以我现在也不会再牙齿发抖了。”

  相对于安德鲁斯掌控全局的权利,芬威克作为司线并不需要关注太多:“我不用像她一样进行很多研究,我对那个没兴趣,我就喜欢看球。”

  不过芬威克表示自己的工作看起来虽然简单,但是也还是具有相当大的责任:“因为一个球出界与否有时候也会关系到一场比赛的胜负,所以我们责任也很大的。”而在他的印象中,倒从来没有哪个球员因为出界的问题和自己发生过争执:“大家还是很尊重我们的工作的,特别是东方球员,即使他们对判罚有一定争议,也只是看看我,然后就算了。”

  在芬威克看来,越来越国际化则是全英赛这么多年来最大的变化:“我刚开始当司线的时候,主要都是欧洲的球员,但是后来越来越多的东南亚、中国的球员加入到这个比赛,使得比赛国际化程度和水平都越来越高了。”

  东方球员的加入也直接导致了观众的变化,芬威克笑着说:“以前全英赛场特别安静,大家都很含蓄,没人喊加油什么的,所以我们说出界的时候,声音几乎全场都能听见。但是随着很多亚洲球员越来越厉害,观众中也有很多亚洲人,他们都有自己支持的选手,会为他们呐喊,我再喊出界的时候都得提高音量了。现在英国的观众也都会为自己支持的选手加油,场面变得生动了很多。”

  由于从事全英赛的工作,瓦尔·安德鲁斯和阿兰·芬威克的孩子们也都对羽毛球有着浓厚的兴趣。安德鲁斯的儿子和女儿在小时候都曾经打过一段时间的羽毛球,而芬威克11岁的孙子现在每周也会打打球,不过,芬威克由于年纪太大了,现在唯一的运动变成了桥牌。

  安德鲁斯问芬威克什么时候回家,芬威克说比赛完了孩子会来接他。住在离伯明翰七十英里的地方,他年轻的时候每年都是自己开车来全英赛:“要知道,油钱、住宿都是我们自己出,组委会不管的,所以你看都是年纪很大的人在做司线,因为要年轻人放弃一周的工作来义务做,他们可不干。”不过好消息是,从明年开始,全英赛将把司线的待遇纳入到和裁判一样的水平,只不过,明年的全英赛场上,再也看不到芬威克的身影了。

  “其实前两年我就觉得自己年纪有点大了,但是还喜欢羽毛球,也不想退休,在今年全英赛前,我觉得这是第一百届,能在一百届的时候退休会是一个很特别的意义,于是我提出了退休的申请,这也算是个圆满的结局,对我来说,不会再有第101届的全英赛了。”说完,芬威克挪着有些缓慢的步子进入赛场,他的工作时间开始了倒计时。

体坛网独家稿件

网友评论

已有0名网友发表评论 更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