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体坛网 > 体育新闻 > 综合 > 羽毛球 > 正文

港媒:蔡赟冲冠一摔为尊严 运动员沦为苦力牲口

2013-09-11 10:42:33来自: 大公报 杨华 我要评论(0) 字号:[]

  蔡赟是奥运会、世锦赛、世界杯、汤杯、苏杯、全英赛、全运会的大满贯,作为史上最卓越的羽球男双选手,该拿的荣誉他都拿过了,金牌真的看的不是那么重。12运会是这位33岁的老将最后一次征战全运,他所看不惯而暴怒的是,搭档徐晨24小时打5场比赛,这不是胜负的问题,而是领导不懂球,不把人当人的问题。

  羽毛球是世界上球速最快的球类运动,远远超过了网球,正式的世界纪录是蔡赟在国家队的同伴傅海峰保持的杀球时速332公里,而马来西亚好手陈文宏训练里曾有过时速421公里的惊世一击。英国《卫报》去年伦敦奥运前,专门数据分析奥运最耗体能的球类运动,羽毛球排名第一,压倒了足球、篮球和网球。

  官员在上面指鹿为马、熘须拍马;运动员在下边单枪匹马、当牛做马,这就是中国体育体制的怪现状。徐晨29岁了,让他兼顾男双和混双,一天至少打三场比赛,体能肯定吃不消。江苏队总教练孙志安自知理亏,无奈的辩解:“兼项对于徐晨这样的老将来说确实比较困难,但我们也是按照体育局的要求来报名的。”

  江苏体育局领导当然想拿更多的金牌,他们才不管徐晨会不会疲惫不堪,会不会增加受伤的风险,会不会危及运动生涯。蔡赟摔拍义愤差点儿退赛,是生队友“一心二用”的气,但矛头更是直指领导只管要成绩,不管球员死活的态度。运动员在全运会沦为了机器、棋子、苦力、牲口,就是得不到人之为人的尊重。

  江苏是羽毛球大省,并不是没有年轻选手,但急功近利追求锦标,抱着蔡赟、徐晨这样的老将不放,不但让老将身心俱疲,新人浑身的力气也得不到施展。其实之前的团体决赛就很说明迷信功勋老将的弊端,已经担任国羽教练,一年没打球的陈金被强令参赛,结果老迈的江苏遭逆转痛失金牌。

  羽毛球赛事国际惯例是一天一赛,遇到双打选手兼项,已经是极限值,组委会也会尽量让兼项球员的两场比赛有所间隔。即便如此,仍然有不少球员抱怨世界羽联赛程安排太过紧密,退役的丹麦常青树盖德就觉得赛事不够人性化;国羽总教练李永波也曾炮轰羽联,故而国羽球员退赛频繁,以至于与羽联发生过龃龉。

  讽刺的是,国羽球员会战略性的退出世界羽联赛事,让羽联成天为中国不参赛不利于羽毛球世界性普及发愁;却被全运会捆绑和套牢,没有谁敢消极怠工,因为上级领导完全控制着球员的房子、票子和退役后工作的位子。蔡赟反正也要退役了,牌子够大、脾气够爆的他可以不买领导帐,徐晨则只能继续忍气吞声了:“我不想去埋怨赛制和任何人,要埋怨就怪自己的体能不好。”

  全运会羽毛球赛事9月1日就开启了团体赛,决出最后的单项冠军要等到11号,而9月10日中国大师赛(国内进行的羽联赛事牵扯赞助商利益国羽不能随便退赛)拉开战幕,全运会和大师赛撞车,国手打完全运会星夜飞到常州,不睡觉直接打比赛都来不及。可见,全运会组委会的赛程安排本身就存在重大决策失误,全运会已成为中国体育与世界接轨的最大障碍。

  恩格斯说:“人不应该只为生存、为从事的工作而斗争,而且应为享受,为增加自己的享受而斗争,用高级的享受取代低级的享受,为人区别于牛马而斗争。”而在全运会的阴霾笼罩下,又有多少运动员充分感觉到了人的尊严?充分享受到了体育之美?蔡赟摔拍摔出了反抗精神,只可惜绝大多数选手已经没有了反抗的力量和勇气。

编辑:庄太坤 关注他的微博

抢双色球史上最优惠套餐 | 大乐透亲民加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