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到 体坛网首页! 登录    快速注册

张军上任三把火:东奥争金、改革、选材创新都不能少

体坛+记者李婷报道

从中国羽毛球历史上第一个混双奥运冠军到国家队双打组主教练,从中国羽协副主席到中国羽协主席,张军自2000年悉尼奥运会开始,就一步一个脚印向前迈进着,十九年之后,他成为了羽毛球这支“国字号”球队的新一任掌门人,全力备战东京奥运会争取重现辉煌、加快羽毛球市场化职业化国际化、打通羽毛球专业与业余之间的门槛,成为张军甫一上任后就想做到的三件事。

990f8d40-1880-4a82-9677-707aa1eb17cc.jpg

东京:满额参赛,冲击五金

作为运动员,张军曾和高崚搭档获得过2000年悉尼奥运会和2004年雅典奥运会混双冠军,退役后张军留在国家队担任教练,在伦敦奥运会和里约奥运会,他所负责的混双和男双一共获得了三枚奥运金牌,一直身处国家队之中,无论是运动员还是教练员时期,张军都明白金牌对于一支国字号球队意味着什么。

因此在1月28日当选新一届中国羽协主席后,张军的发言中最先强调的就是奥运会:“东京奥运是最近一年来最重要的赛事,是全国体育人的大事,也是全国人民关注的一件大事,所以如何将东京奥运会完成好,对于我们羽毛球人来说是不可推卸的责任,所以东京奥运会要比任何事都放得更靠前一点。”

作为举国体制项目,又曾是中国代表团“金牌梦之队”,中国羽毛球队队曾在奥运会历史上书写过不少辉煌的篇章,明年的东京奥运会,自然是国羽和张军现在的重中之重,谈及东京奥运会的目标和任务,张军表示:“我们第一目标是力争满额参加奥运会,最终目标是向奥运会五项冠军全面发起冲击。”

但哪里是简单的事情呢。里约奥运会后,随着一批经验丰富的老运动员退役,诸多20岁出头的年轻队员被推到台前,在没有形成以老带新和逐步过渡的情况下,中国队的成绩出现大幅度滑坡,2017年丢掉苏迪曼杯、2018年丢掉尤伯杯和亚运会女团冠军、整个2018年巡回赛金牌比日本队少了14枚,这些都意味着国羽早已不再是世界羽坛的霸主。

东京奥运会积分赛今年四月底即将展开,就像张军说的,现在首要任务就是争取满额参赛,而满额参赛对于曾经的国羽来说压根不是问题,彼时愁的是选谁去,但现如今,除了混双,国羽其余四个单项都颇令人揪心,特别是女双,想要拿满两个参赛席位,还得配合出靠谱的组合来。

不过即便最终拿满了五个单项的参赛席位,想要向五金发起冲击都是难以完成的事情。尽管国羽曾在伦敦奥运会上豪揽五金,但彼一时此一时,如果能够和里约奥运会两金持平,其实都算是一个不错的成绩了。不过张军认为,尽管现在国羽面临着很多困难挑战,但全队还是会以无所畏惧的勇气与胆量以及扎实细致的准备直面挑战,来迎接奥运积分赛和东京奥运会。

改革:职业化、产业化、国际化

面对还有三个月就要开启的奥运积分赛和一年半后将要举行的东京奥运会,张军自然将他们摆在了上任后最先要关注和着手的位置,不过张军也表示,尽管备战东京奥运会是新一届羽协的第一要务,但是建立起健全的协会组织架构,加快羽球运动市场化、职业化、国际化,提升羽毛球的社会影响力,同样需协会认真思考、精心布局、踏实运作。

关于羽协的实体化进程,就像当初刘国梁在升任乒协主席后说的那样,是将乒超作为一个突破口,同样地,羽协的职业化、产业化、国际化进程,羽超也是一个窗口。只不过,前段时间中国羽协就已经表态,为了更好地给备战东京奥运会让路,2019-2020赛季羽超联赛将暂停一年。

张军在上任伊始也特别解释了一下羽超停摆的原因:“因为奥运积分赛实在是太密集了,我们的很多核心队员,如果说因为奥运积分赛而影响了状态参赛,或者在疲劳参赛状态下出现伤病,其实这也是我们不愿意看到的。我想联赛停赛这一年,一是为了备战东京,二是为了形成联赛的机制。”

为备战让路这很好理解,毕竟联赛影响了奥运积分赛和主力队员的身体和状态的确有些得不偿失,但怎么理解暂停是为了形成联赛的全新机制呢?“奥运体系不能改变,我们要适应,既然世锦赛在奥运会那年也会让路,联赛也一样可以。”张军说道。

其实这就是说联赛可以和世锦赛一样,比三年停一年,在以后的奥运年都来为奥运备战和奥运会让路,而停摆的这一年也并非不作为,而是“在这一年把之前三年好好总结,再更好地举办下一个三年”。这对于羽超或者国内的各项目联赛的确是一个全新的思路,不过对于羽超更重要的是,如何让完全激不起任何水花的羽超拥有全新的活力?

张军的态度也和姚明、刘国梁一样——专业人干专业事:“我们计划找懂联赛运营或者懂市场经济的人来操作,用社会力量来推动这个事。”但目前的羽毛球市场,缺少成绩、缺少巨星、缺少资金、缺少市场,张军想要将联赛推进到一个全新的局面,需要做的事情还有很多。

创新:打通壁垒,多方选材

2019-2020赛季羽超的停摆,并不意味着羽协在这个过程中就不作为,张军表示,中国羽毛球协会已经在开始进行实体化的进程,而目前准备推行的方式,就是“将专业和业余的两扇门打开,让大家一起玩,而不是各玩各的,形成良性竞争,让专业、业余之间形成一个交流机制,走出一条自主创新的道路。”

的确,羽毛球作为次于健步走之后国民参与程度最高的体育项目,是有着广泛的群众基础,在记者走访过的一二线城市里,羽毛球爱好者众多,经常苦于订不到场地。但火热的民众参与度却和遇冷的专业化道路形成鲜明的对比,张军就意图打破这样的对比,让民众高涨的热情能够深值到专业化进程中来。

为什么会产生这样的创新理念?张军是看到目前国家队青少年后备力量匮乏,全国青少年一些年轻组报名人数都达不到最低要求,而自己在带队出国比赛时经常看到其他地区羽毛球发展情况,希望可以根据水平高低举办各等级赛事,让专业和业余同场竞技,最终能够扩大选材面积,充实国羽人才储备。

做拆掉专业与业余那扇门的人,张军已经有了较为明确的想法,他希望能够和教育部门合作来推广羽毛球:“他们更了解如何在学校内推广羽毛球,我希望能将双方资源优势融合,形成真正的体教结合,不仅让羽毛球在全国大、中、小学校园得到推广,同时希望在高校打造更多高水平运动队,使之成为国羽人才梯队建设中不可或缺的重要一环。”

张军特别强调说,这样的方式对于队伍备战东京奥运会没有影响,越来越多业余高水平选手的出现,也能丰富专业队水平。无论是打通壁垒还是体教结合,这无疑是张军上任后的创新举动,只是接下来,如何更好地推进这些改革,并且让这些想法完美落地,也是张军和羽协在2019年要做的工作。

编辑:庄太坤 关注他的微博

相关文章

乐趣热文

体坛传媒旗下子产品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