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到 体坛网首页! 登录    快速注册

“蹦床公主”何雯娜宣布退役 “19年,完美落地”

  “再见,蹦床。19年,完美落地。”8月30日深夜11时,“蹦床公主”何雯娜在个人社交平台宣布退役。

  尽管说了再见,但何雯娜和蹦床却有着说不完的故事。

  家住龙岩东城仙龙新村的她,从小就是全家人宠爱的小天使。黑黑的眼珠、甜甜的酒窝。可就是这么一个娇气可爱的小天使,却与体育结下了不解之缘。1995年6月的一天,龙岩少体校体操教练曹家红在新罗区实验幼儿园挑选练体操的“苗子”,一眼就看中了她。而出于让瘦弱的孩子锻炼身体的目的,家人才把小娜娜送到了少体校。

  刚练那会,娜娜还觉得练体操挺新奇,挺好玩的,很多人在那翻跟头,在杠子上串上串下,自己也想跟着学学。可没两天小丫头就不干了,回家就跟爸妈嚷嚷着要“罢工”,原来看着好玩又刺激的项目练起来非常辛苦,光压腿、下腰这些基本功的练习就让她吃尽了苦头。但在家人和教练的鼓励支持下,几度想打退堂鼓的娜娜坚持了下来。练了差不多一年的时间,娜娜又转练技巧,“因为体操在中国是一个金字塔的结构,练的人特别多,竞争太激烈,所以当时教练让我转技巧。”

  img-48b2c16d107ff22b3e31bd0a54a3c154.jpg

  技巧练了一年多,1999年底,何雯娜又从技巧转蹦床。由于当时福建省蹦床队人才济济,而其他省又缺少队员,于是福建有意把富余的运动员交流到其他省市,当时在队里难有一席之地的何雯娜就被列入其中。“我听教练讲,当时来挑队员的时候,没人看中我,重庆、云南等外省没有一个要我,说我基础太差了,只有浙江队的一个教练,他说你们不要,我要。当时真觉得自己就像是一只丑小鸭。”就这样何雯娜成了浙江队的“雇佣军”。让大家没想到的是在第二年的九运会上,正是这个没人要的新手闯进了前八。

  2004年,雅典奥运会之前,成绩飞速提高的何雯娜被当作接班人重点培养。2004年8月,中国蹦床队按计划将出访澳大利亚。可就在临行前10天,何雯娜突然“人间蒸发”。而且走之前没有半点征兆,只是把个人物品打了三个包裹寄回了老家。半个月后,何雯娜回到了福建省队——就此国家队开除了不辞而别的她。

  “我没别的选择,蹦床就是我的工作,还得练。”于是10个月后,何雯娜就与队友一起站上了十运会的蹦床女团冠军领奖台。而凭借十运会上的出色发挥,国家队再次向何雯娜敞开了大门。2007年7月10日,何雯娜再次来到北京,世锦赛在即,她接到国家队的征调任务,“如果表现好了,是不是北京奥运会就有希望了?”何雯娜第一次对奥运有了渴望。

  20080821-mjzjl-hwn0.jpg

  经历了“被开除风波”后,娜娜专心投入到训练中,很快,她就以绝佳状态出征加拿大世锦赛,与队友一起拿下女子团体冠军,她自己也拿到了北京奥运会入场券。之后,便迎来了自己的竞技高峰:2008年初的世界杯分站赛比利时站拿下亚军,5月的上海全国锦标赛上获得第二,到了6月,她在蹦床世界杯日本站比赛中收获了职业生涯的第一个个人赛冠军。之后的北京奥运会上,她又凭借轻灵的动作和完美的空中姿势,为中国代表团拿下了第38枚金牌。

  那不是一场轻松的比赛,由于最大夺冠热门意外出局,使得决赛的形势一下子不明朗了起来。而第一次参加奥运会的她,却有着初出茅庐的信心和胆量。一次次美妙的翻转,一个个精妙的飞翔,在国家体育馆的舞台上,她如天使下凡似在天边,又宛若人间。而随着她落下的一瞬间,人们记住她那灿烂的笑脸,她也完成了从“丑小鸭”到“蹦床公主”的完美蜕变。

  “一战成名天下知”,顶着奥运冠军的光环,有人会选择功成身退,而有的人却选择为梦想继续,何雯娜就是其一。她从伦敦一直跳到了里约,只可惜竭尽全力的她都无法再次站上奥运会的最高领奖台。

  u=543542052,443386547&fm=214&gp=0.jpg

  于是,去年的8月13日,在盛夏的桑巴之城,哭得梨花带雨的她在混合采访区哽咽着跟蹦床告别,“我希望大家可以忘记我所有的成绩,因为从这一刻起我就离开这里了。希望自己很快找到新的人生方向,因为人不可能总活在过去。” 随后,她又在个人社交平台正式宣布结束运动员生涯,“告别了,就是今天。完美谢幕却也带着一点点小遗憾,虽然永远也弥补不上了,但也满足,最起码,我来过,也曾得过。走出这个赛场,我的人生就重新开始啦!”

  尽管嘴上说着退役,可是何雯娜从里约回来后就一直在坚持着训练,她希望再拼一届全运会。但是因为伤病的原因,她最终没能站上天津全运会的赛场。“这次我也在备战,但是很遗憾,因为伤病,不能上场比赛,不能给观众带来最后一次表演,觉得有点可惜。”

  “伤病最是无情”,对此何雯娜深有体会。2014年1月,她进行了左脚踝手术。虽然这是一次小手术,可是她却用了近一年时间才逐渐康复。“期间有很多原因耽误了最佳康复的时期。因为我需要回家看望生病的家人,做完手术五天我就坐了飞机,在飞机上由于压力的原因,伤口就裂开了。之后我就在家休养,因为走路的时候脚掌要向前踩,伤口受到压力,又裂开了。”这一次次裂开的伤口让“蹦床公主”很受伤。

  2016年3月,何雯娜又在训练中骶骨错位,“练两天就错位,复位了之后休息两天,再练,它又错位,就这么一直不停地伤。”很长一段时间,她是站也困难,坐也困难,“最困难的时候路都不能走。” 其实不止是腰伤,何雯娜的脚踝和左膝也常常被“肌内效贴”包裹着。

  W020160813304368324238.jpg

  “我觉得离领奖台越来越远了,以后再也站不上去了,还是很想念冠军的领奖台。”终于还是到了正式说再见的时候。不过娜娜说,不排除2020年的东京奥运会她还会回来,“看恢复吧,可能2020年回来后再参加也不一定。”

  对于未来,何雯娜开玩笑说要去“养老”。其实,作为北京体大学“冠军班”的成员,何雯娜最希望的事情就是9月份去美国威斯康辛大学的游学。为此她还专门去北京语言大学进修了一段时间英语。

编辑:庄太坤 关注他的微博

相关文章

乐趣热文

体坛传媒旗下子产品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