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到 体坛网首页! 登录    快速注册

澳大利亚泳坛再曝丑闻 健全人“作弊”参加残奥会

体坛周报全媒体报道

最近,澳大利亚游泳协会因为霍顿与孙杨的矛盾,以及莎娜·杰克的禁药事件,正处在舆论的风口浪尖之上,而澳大利亚泳坛近日再起波澜。

微信图片_20190731125449.png

据澳大利亚媒体报道,澳大利亚前残奥会游泳运动员阿什莉·考克伯恩(Ashleigh Cockburn)日前为澳洲新闻频道撰写了一篇实名报道,举报澳大利亚游泳队的运动员曾在残疾人比赛中“作弊”,通过故意歪曲残疾程度以便与能力较弱的对手竞争。

考克伯恩表示,在2020年东京残奥会之前,澳大利亚游泳协会为了让运动员们在伤残等级分类测试中获取更大优势,会在分类测试来临之前对他们进行一些非人的虐待,以便他们能够获得更有利的伤残等级评定。

考克伯恩作为澳大利亚残奥游泳队的一员,她表示,曾经亲耳听运动员们提到过,他们在测试开始之前会被扔到雪地里,使他们的肌肉和关节变得更僵硬;或者,运动员会受上级指示,在测试中故意做出“一瘸一拐”的残疾动作。还有一些人为了降低运动员的耐力和体力,在测试前将他们的四肢绑在一起,以限制灵活性、力量和精细的运动技能,或者在测试之前让自己运动到筋疲力尽的地步,好降低体能和力量等。

甚至还有一些运动员,他们曾经以健全人的身份参赛,但后来却设法以残疾人的身份去参赛了。

最常见的是脑瘫。一些教练据称训练他们的运动员以一种模仿脑瘫症状的方式运动,例如在游泳或单腿踢球时握紧拳头。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澳大利亚残奥会游泳运动员形容这样的行为“非常普遍”。“没有人不知道,”他们说。

一位前游泳运动员在“厌倦了这一场景”后选择了退役,因为这项运动让他感到无助。

这些运动员认为这种行为“和兴奋剂一样严重”,因为他们眼睁睁看着那些通过不正当手段获得残疾人身份的运动员,与真正的残疾人运动员竞争并击败他们,打破各种记录,申请纳税人资助的捐款、奖学金和赞助。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运动员坦言,这些丑闻之所以一直不为人知,是因为运动员不敢对这种行为发表反对意见,担心会对自己的职业生涯造成损害或者会承担相应的法律后果。

文/逾晖

编辑:庄太坤 关注他的微博

相关文章

乐趣热文

体坛传媒旗下子产品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