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亚萍撰文悼念萨马兰奇 祭文《心香一瓣祭萨翁》

您的位置:体坛网 > 体育新闻 > 综合 > 乒乓球 > 正文

邓亚萍撰文悼念萨马兰奇 祭文《心香一瓣祭萨翁》

2010-04-27 08:23:46 来自: 楚天都市报 邓亚萍 我要评论(0) 字号:[ ]

摘 要: 我的心一下子揪紧了,一个不祥的念头涌了上来:这位坚强的老人怕是扛不过去了!瞬间,眼前闪现的全是两个月前我在温哥华见到的那个熟悉的身影。

  体坛网 据《楚天都市报》报道,北京时间4月21日,国际奥委会前主席萨马兰奇因病逝世,享年89岁。作为萨马兰奇最喜爱的运动员,中国乒乓女皇邓亚萍近日特意撰文《心香一瓣祭萨翁》,寄托了自己深深的哀思。文章摘录如下:

  忽闻噩耗

  4月21日上午,忽然得到消息,萨马兰奇病危。我的心一下子揪紧了,一个不祥的念头涌了上来:这位坚强的老人怕是扛不过去了!瞬间,眼前闪现的全是两个月前我在温哥华见到的那个熟悉的身影——

  就在这届冬奥会开村仪式后,在运动员餐厅吃饭,老人让我坐在他旁边。依旧谈笑风生,胃口也还行,但我看到老人的动作明显没有以前利索,不禁掠过一丝心酸。他很关心我现在的工作状况,我们像以往一样有问有答,老人很是开心。孰料天不与寿,此情此景,竟成永诀……

  晚7点多,噩耗传来。老人的秘书安妮女士说:“他走了,很安详地走了……没什么痛苦……”至此,我倒觉欣慰了——中国人讲,能够毫无痛苦地离去,那是一辈子修来的福分。这位老人,应该是功德无量啦!

  追忆初识

  我与萨马兰奇先生相识于1991年日本举办的第41届世乒赛。当时,他由日本皇太子陪同观看了我与李粉姬的女单决赛。只有18岁的我敢打敢拼,3:0获胜。颁奖后,萨马兰奇笑着说:“我请你到国际奥委会总部做客。”我只礼貌地说了声:“谢谢!”

  直到数月后果真成行至瑞士洛桑,萨马兰奇宴请时说“你是全世界第一个被我正式邀请来国际奥委会总部做客的运动员”,我才终于明白这一邀请的分量。就是在这次吃饭时他给我提出了要求:“你要学英文。”还说,“明年在我的家乡巴塞罗那举办第25届奥运会,乒乓球决赛是哪天?我去给你颁奖。”

  第二年,巴塞罗那奥运会,他果真又给我颁了奖。

  老人给我颁奖,前后共有5次,最难忘的当然是1996年奥运女单决赛。记得赛前我正热身,领队忽然对我说:“小邓,你外公来了!”“外公?谁是我外公?”“萨马兰奇啊!”我这才看到,萨马兰奇已与夫人一同坐在了主席台上。

  这次比赛真是一波三折。我与中华台北的陈静直到打满5局,我才以21:5获胜,蝉联了奥运冠军。赛后我哇哇大哭,中央电视台采访时我还泣不成声,只是说:“太难了,真是太难了……”大概是看见了我的满脸泪痕,又亲眼见证了这个冠军的来之不易,颁奖时老人才笑着轻轻拍了一下我的脸。这一拍,竟成经典瞬间,广为流传。而我知道,这里面饱含了老人多少欣慰与鼓励,真是一切尽在不言中……

  良师益友

  颁奖、开会、访问,我已记不清与老人多少次见面,只记得那些年每次见面他都要我好好学英文,直到1997年我当上国际奥委会运动员委员会委员,在次年他主持的运动员委员会与执委会联席会上我用英语发了言。记得我一开口他就笑了,待我讲完,他对全体委员说:“……邓亚萍学习英文才三个月,我们应该祝贺她!”这话引来全场热烈掌声。后来,凡有母语非英语的委员,他都以我为例鼓励他们:“你们看看邓亚萍的英文,她原来还不如你们……”

  我还忘不了,2001年申奥成功后在莫斯科举行的招待会上,老人特意走到我面前,笑着问:“你高兴吗?”“当然!”我也笑着回答,看到的是和中国人一样的一脸欣慰。

  我更忘不了,2002年我硕士毕业还要读博,在他的专机上,他对我一连说了两遍:“……不要在国外待时间太长,你一定要回去,为你的国家、为你的人民工作!”

  我也忘不了,2008年北京奥运会,我陪他坐着电瓶车在奥运村转了一圈,每到一处,都有许多运动员争着和他握手、签名、照相……结果我们居然连饭都没顾上吃。

  老萨,让我像无数中国人这样称呼您吧。您走得太匆忙,来不及道别,也未能为您送行,但我知道您对我的厚望,相信我,还是那句话:“我会尽力,会的。”您安息吧!

  泪雨心香,化作无尽思念。谨以此文,遥祭我心中永远的忘年之交——萨翁千古!邓亚萍

网友评论

已有0名网友发表评论 更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