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体坛网 > 体育新闻 > 棋牌 > 围棋 > 正文

当湖十局惊心魄 横扫东瀛吴清源

2014-11-12 11:41:58 来自: 体坛周报 谢锐 我要评论(0) 字号:[]

  体坛周报记者谢锐报道 围棋界有个十番棋情结,但凡有两个棋力相当的绝世高手并立,如果不进行一次十番棋的话,“当世第一”的称号就永远只是虚位以待。

  最早的十番棋为“血泪篇”。清朝康乾年间,中国围棋名家辈出,黄龙士独步棋界,天下无人能与之抗衡。其学生徐星友比其年长7岁,学弈较晚,棋艺本不出众,但勤奋钻研,后来居上,亦成名手。

  徐星友为求棋艺精进,拜比自己年幼的黄龙士为师,从受让四子开始,步步紧追。待到受三子可与黄龙士一争胜负时,徐星友棋名已盛,与其他高手角技多有斩获,便认为自己已达“二手(被国手让两子)”高度。偏偏黄龙士心高气傲,认为徐仍属“三手(被国手让三子)”水准,两人遂约定以黄龙士让徐星友三子的棋份来一场十番棋大战,这便是围棋史上著名的“血泪篇”。

  “血泪篇”的胜负结果,徐星友获胜没有争议,但比分却说法不一。客观而论,当时的黄龙士让徐星友三子已是勉强之至。对比今天的对弈标准,这是一流职业高手与业余高手对弈的棋份,既如此,“血泪篇”充其量只是十盘高规格的让子谱,并不能算是真正意义上的十番棋。

  到了乾隆年间,范西屏、施襄夏双雄并立。两位高手犹如李白、杜甫,各有千秋。

  范西屏弈棋出神入化,落子敏捷,灵活多变。人称:“布局投子,初似草草,绝不经意,及一着落枰中,瓦砾虫沙尽变为风云雷电,而全局遂获大胜。”

  施襄夏20岁之前已是国手,但弈棋总摆脱不了粘滞,迟迟未能破茧。23岁时,他游砚山,见山上流水淙淙,不舍昼夜,而成大川,为之顿悟。所谓高山流水不争先,精髓即在于顺其自然,该舍即舍,该弃则弃,无欲则刚,有容则大。自此施襄夏棋风大变,成为与范西屏并立的大国手。

  只是文无第一,武无第二,纵然南帝北丐,东邪西毒,也终须一分高下。乾隆四年(1739年),范、施两人受当湖(又名平湖)张永年的邀请,前往对弈,这便是著名的“当湖十局”之由来。“当湖十局”也被称为“千两之棋”,意即一局棋相当于一百两银子的价值,而当时朝廷一品大员的年薪也才不过180两银子而已。

  “当湖十局”弈得惊心动魄,妙手纷呈,是范西屏、施襄夏一生中最精妙的杰作,也是中国古代对局中登峰造极之局。两人此番对战,将各自风格展现得淋漓尽致,观者无不叹服。流传下来的“当湖十局”范、施两人各胜五局,平分秋色,棋逢敌手。两大“棋圣”不分轩轾,共享盛名,实为千古难逢的对手。

  但真正将十番棋的声望推至极致的却是吴清源。这位诞生于1914年福州的天才棋手,凭借留学归来的父亲带回来的几本棋谱自学成材,12岁时即成为京城第一高手。时任国务总理的段祺瑞爱其才,将其聘为座上宾,每月资助吴清源100块银元,这笔钱足够家道衰落的吴清源养活全家(同时期的毛泽东在北大图书馆当管理员的月薪是8块银元)。

  1928年,在日本棋界、财界等有识之士的资助下,吴清源赴日。1933年,他在与秀哉名人·本因坊的特别对抗赛中,以“三三、星、天元”这样奇特的着法开局,引发棋界震动,这样的布局时至今日仍为孤本。这盘棋吴清源开局起一直占据优势,但秀哉却有随时“打挂”(暂停)的权利,一共暂停过14次。暂停期间,本因坊一门集中研究,最后由前田陈尔四段发现了一步绝妙手,秀哉这才以2目之优胜出。

  日本民族天性好斗,但凡搏杀不惜赌上自家声誉性命,这种心理正反映在残酷见血的十番棋中。十番棋中,如果一方净胜四局,对手将被降格,此后两人对弈,将要以不同的规格进行对弈,这对于职业高手而言,无异于奇耻大辱,声誉扫地。

  1938年,棋界第一人秀哉名人引退,在引退棋中击败秀哉的木谷实成为棋界众目所瞩的人物,但因吴清源的存在,“棋界第一人”的荣誉不可能属于木谷实,双雄之间一场对决在所难免。1939年,吴清源、木谷实十番棋在镰仓开战,史称“镰仓十番棋”。这一年,正好距“当湖十局”200年整。

  这次十番棋以吴清源获胜告终,至第六局便以5比1的比分将木谷实降格。此后四局,两人的对局格发生改变,木谷实发起反击,取得3胜1负,最后吴清源6比4胜出。木谷实此后再也没有出现在十番棋中,一颗争夺当世第一高手的好胜之心从此熄灭,转而专心培养弟子,成就了日本围棋最大一门——木谷道场。时至今日,木谷一门的总段位已经突破500段。

  此后近20年间,吴清源以十番棋为舞台,轮番接受日本高手们的挑战,十次十番棋全胜,并将对手一一降格。主办十番棋的《读卖新闻》盛赞吴清源:“十番棋要想取胜是何等地艰难。更何况在历经多年、参加多次擂争十盘棋的棋士中,唯有一人连胜不败,他就是大名鼎鼎的吴清源!真可谓百战沙场,九死一生,非同凡响。在这个十番棋的最高擂台上,代表当代之精华的人物——木谷实、藤泽朋斋、岩本薰、桥本宇太郎、坂田荣男、高川格等,他们轮番抖擞精神,个个施展绝技,大显不凡身手。然而,吴清源面对这些虎狼之将,高屋建瓴,百战不殆。他不仅全都战胜对方一筹,而且有时打得对方的交手棋份不只出现一段之差,还出现过二段之差。这怎能不令人拍案称绝!此乃日本围棋史无前例的壮举。并且,由于十番棋的决斗名副其实地酿成‘争霸日本第一’的一场大战,所以它显示出无比残酷和惊险的特点。在这一系列生死攸关的连续较量中,吴清源竟然不遗一尘、无咎无愧地参天而立,真是应当重彩浓墨地大书特书一番!”

  吴清源之后,日本再未出现过十番棋,其后坂田荣男及六大超一流时代,都找不到合适的十番棋对象。即使是林海峰、大竹英雄、加藤正夫、武宫正树、赵治勋、小林光一“六超”在日本棋坛创下汉唐盛世般的荣耀,但满天星光,却不见一轮明月,十番棋无从着手。及至“平成四天王”张栩、羽根直树、山下敬吾、高尾绅路时代,只是偏安一隅,自娱自乐,与同时代的古力、李世石比起来,犹如萤火之于烛光,别说进行十番棋大战,连提都羞于提。

  放眼世界棋坛,聂卫平vs曹薰铉、李昌镐vs常昊倒是合适的十番棋对象,只是当时中国职业围棋刚刚起步,没有财力来推动十番棋的出炉;而常昊与李昌镐的战绩亦为悬殊,后者在其鼎盛期,共获17个世界冠军,至今仍无人能及。常昊则连获六个世界亚军,双方差距瞬间拉开,十番棋的根基不复存在。更何况,以他们两人低调平淡的性格,即使有人愿意组织一场他们之间的十番棋,想必他们也不会答应。

  经历多年以后,十番棋重现棋坛的机缘终于出现,那就是古力与李世石这对“一生的对手”。两人同出生于1983年,年龄仅仅相差一个月,他们均是绝世高手,分别获得7个和14个世界冠军;他们个性突出,各具特色,而且棋力相当,十番棋之前共弈36盘,古力17胜18负落后一局,还有一局弈成四劫循环无胜负。自2004年两人首次在三星杯半决赛交手以来,就一直是棋界瞩目的焦点。十年了,他们先后在BC卡杯、三星杯决赛中交过手,外界犹不嫌足,非要促成他们之间的十番棋大战。当恒康董事长倪张根进入棋界后,这个机缘来了。

  其实在2010年广州亚运会之前,已有人筹办古力、李世石十番棋,那大概也是古、李两人无论是年龄还是棋力,均为最好的年代,可惜策划方案半途夭折;后来韩国方面也有意推出十番棋,但今非昔比,如今的韩国财气远没有上世纪90年代之盛,十番棋赞助方案尚未公布即胎死腹中。但自倪张根出场后,十番棋便进入实际运作阶段。

  生于1975年的倪张根是商界典型的高富帅,年轻,爽快,富有朝气,最关键的,他还是一个痴迷围棋的爱好者。在2013年推出两年一度的Mlily梦百合杯世界围棋公开赛后,在王煜辉七段甚至古力本人的说服下,他终于下了决心,决计要在Mlily梦百合杯世界围棋公开赛的间歇年份,举办古李十番棋大战。

编辑:庄太坤 关注他的微博

抢双色球史上最优惠套餐 | 大乐透亲民加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