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到 体坛网首页! 登录    快速注册

世界女子围棋团体赛述评:“於”后断档 崔氏效应

  记者谢锐天台报道 “天台山·森然扬帆杯”第七届世界女子围棋团体赛已落幕,中国女队在首轮2比1力取韩国队的大好形势下,最终竟被韩国队翻盘,从过程来看简直不可理喻,从结果来看过于可惜。

  最后一轮,海峡两岸棋手四盘棋只要赢一盘,中国队即成功夺冠。其中芮乃伟VS藤泽里菜、李赫VS上野爱笑美这两盘棋优势极其明显,只要不出大勺子即可拿下;黑嘉嘉VS崔精、杨子萱VS吴侑珍这两局一度亦很有希望,黑嘉嘉已经吃住崔精中腹大龙,杨子萱在中腹断开黑棋数子后亦先机在握,她还在右下角使出二路夹的神来之笔,惊得现场研究室观战的常昊九段、华以刚八段、王磊八段均不禁为之惊呼。

  然而,芮乃伟、李赫可能是连续作战之故,前后盘表现均判若两人,断送一个又一个胜机,直至送出去为止;黑嘉嘉、杨子萱因功力稍逊,虎头蛇尾,均弈出半盘好棋。

  年过50岁的芮乃伟和26岁的李赫在连续两天高强度对局后,身体状况并非最佳的她们在第三局比赛中大失水准,不能不说与身心状态大有关系,如果这样的棋局是在第一轮比赛中出现的话,她们还会频频失误、漏着连连吗?局后,她们对自己弈出的着法都不敢相信,我们更愿意相信她们这是身心极度疲劳之下的产物。

  相比之下,韩国队年龄最大的棋手金彩瑛四段只有22岁,崔精九段与其同龄,吴侑珍五段20岁。韩国队平均年龄仅有21.3岁,而中国队平均年龄34岁,比韩国队高出13岁之多。这样的年龄架构在连续作战的团体赛中势必不利,中国队首轮气势如虹,力撼韩国队,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倘若首轮中国队对阵日本队,结果可能是1比2吗?

  中国女队除了於之莹外,后备人才储备状况并不乐观。1999年出生的陆敏全四段、2002年出生的周泓余四段和尹渠二段在女子围甲联赛中崭露头角,但她们在世界性比赛中尚无任何亮点,一方面她们缺乏於之莹这样的胜负天赋,另一方面也是自身进步动力缺乏。

  於之莹现在陷入“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之境,这从吴清源杯中国队阵容中即可见一斑。8人参赛的中国队:芮乃伟、张璇、於之莹、李赫、王晨星、陆敏全、高星、尹渠,95后棋手仅有四人:高星、於之莹、陆敏全、尹渠,但与於之莹并驾齐驱的第二人其实尚未出现。说得残酷点,今后若干年,中国女棋手要想在世界女子围棋比赛中有所作为,还得靠於之莹。

  韩国女子围棋三套车已经成型,崔精在前,吴侑珍和金彩瑛殿后。崔精的头羊效应极其突出,对局中她身体突现不适,急匆匆上洗手间呕吐,但回到对局室后一脸的风清月白,镇定如斯,丝毫看不出有任何异样,极具大将风范。这一点从2017年围乙赛中亦可看出,端坐第一台的崔精始终如一,钉子般地扎在对局桌前,无论胜败,均不喜形于色,一副胜负淡然于心。

  崔精有着与年龄不相称的主见、爱心、大方。2014年,时任韩国棋院事务局长的河勋熙突发重病,中韩棋界为其捐款度过难关,刚刚夺得穹窿山兵圣杯冠军的崔精捐出1000万韩元,父母事后得知表示支持,其时崔精才刚刚年满18岁。

  如今的吴侑珍、金彩瑛对待棋道胜负的态度像极了崔精,不动如松,全身心执着于眼前一盘棋,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纯真、大气、自然、坚忍。说起来,有这样的韩国阵容作为对手,也是中国女棋手之幸,一同在胜负路上风雨兼行,彼此做伴共生共长。但要说到她们强大之源,其中一定有崔精。

编辑:庄太坤 关注他的微博

相关文章

乐趣热文

体坛传媒旗下子产品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