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到 体坛网首页! 登录    快速注册

李世石欠连笑的债,其他人来还

  记者谢锐报道 时来天地皆合力,运去英雄不自由。最是难忘今年初在云南保山进行的世界围棋名人战决战结束那一刻,连笑九段将胜率高达95%以上的一盘好局输掉后,脸色煞白、呆坐于座位上的一幕。那一刻,他肯定无论如何也想不到会是这样的一个结果:棋盘上有99条道路走向光明之途,他偏偏选择了最后一条,将自己送入无边黑夜之中。

  那盘棋他执白对李世石九段,中盘时腾讯野狐围棋网上的人工智能“绝艺”判断白棋胜率高达95%以上,这其实已与百分百无异。其时连笑只需将中腹白棋连回家即可大胜,黑棋左上角被杀已成致命败招,即使是“僵尸流”的集大成者李世石,此际除了强杀中腹白棋这一条路,别无他途。

  既然看清了这其中的玄机,连笑只需将中腹白棋连回即大功告成,50万冠军奖金收入囊中。但就在这一刻,职业高手的胜负天性左右着他,明明李世石那么无理,为什么不予以反击惩戒?中腹如此广袤,白棋亦不薄弱,为何不放弃反冲锋,将风雨飘摇中的黑棋吃个精光呢?

  过去“神猪”罗洗河九段常说,“石头”李世石下棋都不是为了眼前这一盘,还为了下一盘。“他不仅仅是下一盘棋。”此话有些难懂,但想明白了就会发现“神猪”的聪明和李世石的鬼精,他与不同的对手过招,都会使出不同的着数。棋风敦厚者,他给你希望,每次杀招都不是很过分,只是一点点地欺压,让你觉得有出头之日;棋风刚猛易折者,他则以万炮齐轰似的打击摧毁对手的斗志,一如藤泽秀行九段所说的“我深为现在的胜负偏离了其本质而痛心,如将一盘棋比作双方争100元,几乎所有的人都认为能拿到51元就可以了,但我却认为应该拿到其全部,这才是真正的胜利。本来能杀的棋不杀,即使获胜了,也称不上是真正的胜利!”

  但李世石不是为了棋道“真正的胜利”,而是为了从心理上彻底打击对手,使得对手在下一次与他交手时未战先怯,招法变形。只是这其中的分寸拿捏,火候掌控,均非易事,是玩火还是被火烧手,全在分寸的把控之间。

  可惜连笑并不是李世石那种精明得略显过分的棋手类型,他只是感觉李世石着法勉强,而他有足够的本钱去摧毁他。可是他没想到的是,即使以这种方式赢了,也只是赢50目与100目的区别,但万一输了,却是输得1目都不剩的惨败。

  那盘棋的结果后来大家都知道了,李世石抓住了本局中唯一的微乎其微的胜机,将5%以下的胜率魔术般地变成了100%。棋局结束那瞬间,连笑肯定备尝16年前罗洗河九段在三星杯八强战中半目惜败于曹薰铉九段的极度痛苦,当时曹薰铉说:“作为职业棋手,我深深理解罗洗河那样输棋的痛苦。”罗洗河则用“催人泪下的读秒声”作为他自战解说的标题。

  这样的胜负体验常昊有过,罗洗河也有过,如今连笑也深深地感同身受。胜的快乐与败的痛苦是一个轮回,棋盘上的内容早已变得面目全非,但胜负带来的切肤之痛般的感受,却一年又一年地延续下来。

  如今,连笑在白云山顶上苦尽甘来,经历大风大雨后,在山巅笑看云舒云卷。两盘棋,第一盘在必败的劣势下逆转范廷钰,第二盘更是在鬼门关走了一遭后醒过来将辜梓豪刺落悬崖。也许是他的不抛弃、不放弃;也许是他在白云山顶的大彻大悟。总之这次他将自己曾经的亏欠,一并讨要回来。只是,欠他债的是李世石,还他债的却另有他人。

编辑:庄太坤 关注他的微博

相关文章

乐趣热文

体坛传媒旗下子产品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