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到 体坛网首页! 登录    快速注册

棋圣战述评:打将虽好,但不要乱打

  记者谢锐报道 打将是围棋比赛读秒时常用的着数,为的是争取1分钟的思考时间。此用语来自象棋,将对方军时的着法引申为“打将”。

  读秒中纹丝不乱的高手有很多,李世石算一位,“磨王”邱峻就更是个中高手。他简直是将读秒视作一种莫大的享受,自动计时钟读至“8”时才从从容容地从棋盒中捻起棋子,读至“9”时才落子,边上观战者为之惊心动魄。

  读秒中,每手棋必须在30秒或者1分钟内出手,有时局面纷繁复杂,又苦于没有时间多想,只得通过“打将”争取到一次读秒时间。只是打将虽好,可不能随便乱打,若是“打将”打的却不是“将”,就会惹来杀身之祸。

  第三届“洛阳白云山杯”棋圣战挑战者决定战中,年轻的世界冠军辜梓豪九段执白对名人、天元双冠王连笑九段,这盘棋还在序盘时,辜梓豪即在右下角埋下一把飞刀,引连笑进入彀中后,飞刀出手,顿将整个右下角无条件鲸吞,局面优势之大,俨然是连笑先送一角为敬。辜梓豪还不屑于吃角,而是脱先他投,给了黑棋吃一颗还魂丹之机。

  连笑即使后手活角,局面亦全然已非。行至中盘时,白棋在中腹的厚势犹如滔滔江水,而黑棋数子则是漂浮在汪洋中的一叶小舟。此时,白棋只需跟着黑棋身后补刀即可,黑棋走到哪里,白棋跟到哪里,抬手一刀灭掉黑棋眼位即可。但诡异的事情在读秒声的催促下发生了。

  读秒中,辜梓豪想着如何补刀之际,在读秒声催命似的催促下,他想先到右上角“打将”一手,争取到1分钟的补刀时间。于是,他脱先至右上角二路上尖顶一手,通常情况下这手棋是绝对先手,倘若黑棋不跟着应,白棋四子随即起死回生,还顺带着杀死四颗黑子,价值近20目。

  然而,这也仅仅是20目而已,比起中腹黑棋大龙的死活,20目不足为外人道也。连笑赶紧在中腹抢先动手,盘上沧海桑田,原本是白棋有望成巨空之地被黑棋洗劫一空,胜负随即大逆转。

  好好地跟着补刀就行,为什么非要脱先跑到右上角抢一个20目大官子呢?这样的道理谁都懂,难懂的是在那个生死攸关之际,你能不能冷静地补刀,而不需要停顿片刻、给自己打气。

  第二届丰田杯世界围棋王座战半决赛,其时尚为七段的孔杰执黑对李世石九段,后者获胜的唯一希望在于强杀中腹黑大龙,而做活黑大龙的着法孔杰也看得分明,他只需往棋盘上落下那颗棋子,这盘棋他将是胜者。然而,在读秒声的催促下,此刻的他去右上角打了一手将,打吃一颗白子。如果白棋不应,黑棋“拔花”后将打穿白空,实地本就不足的白棋似乎必将大败。问题是,如果你就算“拔花”进入白空,却依然做不出两眼,只会死得更多呢?

  实战正是如此,孔杰“打将”打出大勺子,李世石赶紧不理,径直于中腹破眼,铁腕屠龙手段跃然于盘上,黑棋即使打穿上边盘白空亦枉然,超级大龙还是做不出两眼,一命呜呼,李世石绝地逆转。

  2011年BC卡杯决赛五番棋第三局亦然,局面占优的古力九段与李世石九段战至官子,古力只需按部就班收官即可,盘面十余目的优势已无可动摇。然而,读秒中的古力总觉得对手上边盘空里味道不佳,就像强迫症犯了似的非要杀入一试,不曾想读秒中的李世石滴水不漏,正好全部撑住,而古力打入之子全部被杀,白白亏损,断送好局。

  打将虽好,但不能乱打,这是职业棋手血的教训,辜梓豪不是第一个,也不会是最后一个。

编辑:庄太坤 关注他的微博

相关文章

乐趣热文

体坛传媒旗下子产品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