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到 体坛网首页! 登录    快速注册

2017“康美杯”奔潮 · 普宁汽车场地越野赛落幕

2017年1月10日下午4点,随着开放组最后一辆赛车冲线,普宁英歌山乔韵赛车场停止了持续三天的马达轰鸣声,中国汽车越野在2017年的第一项大赛——2017“康美杯”奔潮.中国汽车场地越野大奖赛顺利落幕。

赛事决出了6个组别的前六名,冠亚季军们在人群簇拥下登上领奖台,在印满了赞助商标识的背景板前举起奖杯,以喷薄而出的香槟开始了一年的征程,这些固然值得赞赏,但成绩和最高金额的奖金却并非本届赛事的最大亮点。新一年的开场大戏往往在一个行业里具有风向标的意义。除了精彩纷呈的竞技过程和节日般的场外气氛,奔潮大奖赛更展露出此前不曾有过的标新领异。

潮起粤东——探索赛事招商新创举、赛车经济新模式

这场比赛采取了自2016年开始的新的国家级场地越野赛的统一规则,根据参赛选手的性别、赛车性能、赛手积分等进行分组,并通过排位赛、预赛最终由决赛确定52.8万元总奖金的归属,而52.8万也成为国内场地越野赛的单场比赛的最高奖额。

由中汽摩联和普宁市政府联合主办,普宁市道盛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承办的本场大奖赛,除了创造性地在一个赛场内修筑了若干用于摄影和执法的安全岛,还将通常采用的过水路面延长至120米,从而获得更具震撼的视觉效果和冲击力;而2016年在国内越野赛事普遍实行场地越野赛“多车同发”的新赛制,也正是普宁这块赛场于去年率先示范的。

与之前我们了解的所有比赛不同,“奔潮”(组织者有意以此次赛事为开端打造的汽车赛事IP)除了常规的市场化运作手段外,还迈出了前所未有的一步——以国内知名赛手组队招揽赞助,以赛事赞助商的名义为参赛车队(俱乐部)冠名,并与参赛车手共享收益。在汽车越野文化还继续普及的当下,组委会给车手拉赞助的“奔潮模式”的横空出世,就像一剂强心剂,打入了稍显迷茫的越野圈。康美药业俱乐部车队经理刘洪武感触良多:“这种不同的实质,就是赛手真正地成为比赛的主体。”中汽摩联常务副秘书长何建东更是将奔潮人的尝试赞誉为“赛车运动的开拓者和引领者”。

赞助商觉得有价值

英歌山乔韵赛车场给人最直观的感受是满眼的赞助商,不管是大品牌康美药业,还是小品牌一家普宁市内的知名餐饮店,大中小企业的热情被运营团队很好地采集起来并点燃在英歌山。这正是车手乐于看到的场面,首次赞助体育赛事的赞助商们也深受感染。

1月9日预赛这天,赞助商乐陶陶药业的代表金晓红女士在赛场边接受采访时说:“第一感受是幸运。这是我们企业第一次赞助体育赛事,能够有几位那么出众的车手加入车队,要感谢组委会的安排。我们企业本身关注的就是人的健康,所以跟体育结合也是很自然的事。在现场看了几天后,我们感触很深,意识到这应该只是一个开始,我们很有兴趣继续这样做。”

汽车越野赛的赞助金额远低于足球、篮球等项目,但对大多数预算有限的企业而言,投入赞助汽车越野赛的性价比却很高,这也是赞助商们的共识。

普宁这个地方以药材贸易出名,另一家药业百年同康也是车队冠名赞助商之一,企业代表庄宝林先生也对媒体表示:“这也是我们公司第一次赞助体育赛事,收到了非常不错的效果。这个场地越野赛是全国性的比赛,这种尝试真的很有必要,我们也想通过体育赛事,来增强企业的社会参与感。”

赞助商看重的是宣传效果,而这取决于运营团队创造的赞助模式———找赞助商以不大的金额赞助几位车手,组建一支临时的车队去参赛,这种方式被认为极具借鉴意义。

车手觉得很温暖

跑汽车越野赛的车手,不少确实自身有较厚的经济实力作为背景。一台车至少几十万元,动辄百万元,这是多数车手开始练车时的必备物质基础。但这不意味着他们不需要赞助。这次赛事最为车手称道的是:运营方统一为部分优秀参赛车手(44位)进行赞助招商,每5到10位车手为一组,进行车队冠名招商,筹集赞助所得将与车手进行一定比例的分成。钱不一定多,但模式前所未有。

受益于奔潮的新思路,由赛事各赞助商冠名的参赛俱乐部的车手们,每人将从组委会分得5000元的参赛补偿,这只是他们参加一场比赛所需费用的零头。陈浩云,一位来自湛江身价过亿的老板,在公开组决赛里因为发乎不佳而最终拿到了第4名,不过他心态很好。重在参与,提升自我,一直是他的信念。而这次来普宁参赛,他之所以开心,也跟本届比赛独特的赞助模式有关。他告诉记者,这几年他和他养的车队花费在越野赛上近2000万元了,他可以继续花自己的钱,但他在乎每一个赞助商给他的肯定。“一场比赛,一辆车的开销是要2万元,但如果赞助商给我5000元,我就非常高兴。我不在乎这个数额大小,我在乎的是这5000元背后被认可的价值。所以真的非常感谢奔潮的运营团队,他们为车手拉赞助,这种方法真的很暖车手的心。”

一位大老板的心声可以代表很多人的心声。对那些经济条件一般的车手而言,就更是如此。5000元的赞助费用,对很多比较节俭的车手而言,已经可以抵消大部分参赛所需的费用了。

奔潮这届赛事分了6个组,单组的奖金不是最高的,比如汽车和柴油改装组的冠军是6万,亚军是5万,国内还有更高的单项奖金,但6个组别加起来,总奖金52.8万元在全国大奖赛里是最高的。89位车手参与了比赛的角逐,有34位车手可以拿到奖金,规模和规格在全国范围内都属于顶级。

第一次参加全国性比赛就在开放组里拿到冠军的来自深圳的小伙儿龚建华捧杯后接受媒体采访时说:“拿了冠军当然很高兴,我要跟我的亲友团一起庆祝,但最重要的还是有机会能跟这么多知名的前辈进行交流,向老前辈们学到了很多经验,比如各种弯道各种飞车,让我收获不少。对我们广东年轻车手来说,奔潮这个比赛太难得了。”

柴油改装组冠军曹孝举则感叹:“从头到尾,这个赛事做得不错,竞技体育主要是公平公正公开,它能做到这一点,我们也有信心玩下去,特别是主办方不仅举办这个赛事,还给我们车手拉些赞助,我们有一些相关的报酬,这是其它赛事没有做到的,它完全做到了。”很多业内人士都认为,奔潮在办赛模式上的探索,很可能引领中国汽车场地越野赛的大方向。

运营团队为热爱而战

组委会提出的办赛口号是为车手而战,为热爱而战。自然而然,车手的参与感也特别强烈。组委会负责人之一、赛会副秘书长,同时也是本场比赛女子组参赛车手的陈晞说:“我参加过很多国内的汽车赛事,我知道深爱这项运动的赛手们的内心愿望,更知道赞助商和车手们对比赛的诉求,我们希望从现在开始,从解决痛点出发,通过有效的商业化手段,创造新的办赛模式,搭建有成长性的赛事平台,让更多的人参与进来。”

与此同时,奔潮还在赛前和赛中为参赛选手组织了多次见面会和专访,使赞助商和车手频繁曝光于各类传播平台。市场是最终的评判者,“一场比赛能得到参与比赛的所有方面的称道,之前根本没有想到,这证明我们找对了方向!”陈晞表示。

组委会还为车手提供了免费的洗车服务,并统一规划了观赛区、维修区、高档整洁的移动卫生间等,观众区带遮阳帐篷并内设座位,赛场上设立的潮汕美食街不仅最近距离地温暖了参赛者们的胃,并让从全国各地远道而来的客人们有机会品尝到普宁当地的特色美食。这些贴心的细节都使得参赛与观赛者享受到了满意而便捷的服务。

作为竞技体育的赛车运动不仅在中国即便是世界上的大多数发达国家,仍然是小众的运动,但这并不代表汽车运动本身缺乏魅力。恰恰相反,好的和成功的赛事都具备独特的持久的吸附力和辐射力,影响着一代又一代的爱好者和从业者。中国的汽车运动经过30多年的发展取得了长足进步。2016年,仅全国性赛事(80场)和国际赛事(44场)就达到共计124场,在国家层面的利好政策环境下,新兴的赛事也不断涌现,来自中汽摩联的信息表明,2017年的国家级和国际赛事将达到150场。但有人据此乐观地展望称中国汽车运动的春天已经到来,未免有些操之过急了,无论汽车运动如何发展,欧美等发达国家的经验告诉我们,它都不可能一夜抵达赛车人朋友圈所期待的“全民赛车时代”。

陈晞认为,国内汽车运动的确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好时机,“我们也非常看好它的未来,运作赛事的目的当然要盈利,没有盈利也没有成长。不过,作为奔潮的第一次尝试,我们已经做好了赔钱的准备。从一个汽车运动爱好者的角度说,奔潮今天的努力如果能得到这些常年在一起比赛的车手们以及有共同爱好的兄弟姊妹们的认可,我们也会感到值得。”情怀落地!一个新的赛事的培育,关键是实干。

背靠汽车运动群众基础雄厚的潮汕地区,普宁近年来举办的梅花旅游文化节上,都有与汽车运动相关的项目上演。2017年的首场中国汽车场地越野大奖赛再次与普宁梅花绽放的佳期相遇,远望山花烂漫的山村河岸,人们正满怀期待地迎候着一个青梅遍野的季节。

编辑:庄太坤 关注他的微博

相关文章

乐趣热文

体坛传媒旗下子产品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