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到 体坛网首页! 登录    快速注册

刘渊专访:从篮球到赛车,中国体育的新玩法

  在青海省海南藏族自治州共和县最好的一家宾馆里,我们与刘渊坐了下来。过去几天中,飞驰而过的赛车,划破了青海戈壁与沙漠的宁静,而这一切都是我对面这个人操持出来的。

  

  虽然只是赛事运作的第二年,这项“中国海拔最高的赛事”,俨然已经成为能与阿拉善英雄会,中国大越野和环塔拉力赛比肩的国内顶级越野拉力赛事。终于我们在第2个比赛日的午后抓到了时间,对这位中国赛车运动“真正的玩家”进行了专访。

  有趣的是我们的话题是从篮球开始的,就像虎扑是从一家篮球网站开始一样,刘渊的第一份工作是在盈方中国,所以很自然的,我们的话题从“篮球”开始,“您在篮球方面有很漂亮的履历,后来怎么会选择进入赛车这个领域的?”——这也是我一直好奇的问题,因为往往进入的态度,决定了其日后的成就。

  从CBA到NBA

  刘渊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和我回忆起了往事,“那是2005年,我在新西兰的硕士学位结业后,与我们这代中国人一样,我也是家中的独子,所以当时决定回国。”

  机缘巧合,世界第二大体育营销公司瑞士盈方正准备进入中国市场,所以我回国后第一份工作就是为全球最好的体育推广机构工作。”

  “当时盈方拿下了CBA的商业推广权,还有国家男篮,国家女篮以及国家足球队,所以是很好的机会。我的第一份工作就是优化CBA联赛的字幕,场边广告版,要求主教练一定要穿着西装,这些细节开始的。CBA联赛第一块翻转的场边广告牌就是我们从欧洲定回来的。”

  “对了,CBA一半球队的啦啦队都是我亲自帮着球队选的呢……”这真是一份好工作,你怎么舍得离开,我喃喃自语道。

  “所以,很自然的,我对赛事的包装细节会非常在意,这些经验也至今依然让我受益。可能是在CBA干得太出色了,2008年因为运作易建联前往NBA的事情,在接洽的过程中,被NBA中国看中,后来就去了NBA。”

  “当时我负责销售和商务部分,我们从5万美元的单子起谈,到我离任时NBA中国每笔单子的金额已经高达几百万美元。当时的总裁斯特恩也很支持我们的发展。当时有完整的计划,包括NBA中国联赛,中国球馆,等等。”

  “当然,后来大卫斯特恩走了,这些计划也没能真正实施下去。不过在NBA中国,由于做的是销售,所以对于NBA这项产品的细节了解就更深刻了。打个比方,可能你看一场NBA比赛关注的是谁胜谁负,而我可能更注意场边广告的翻转次数,有多少拍摄机位,灯光的照明情况如何,而这些细节才是决定一项运动商业化成败的关键。”

  毋庸置疑,在盈方和NBA中国的8年时间中,刘渊已经成为了中国屈指可数的体育赛事推广人之一了,不过,从篮球跨界到赛车确实是很大的一步,是什么促使他离开NBA中国的呢?

  从篮球到赛车

  “如果我想留下,现在应该还在NBA中国吧。但那时候,汪潮涌先生准备搞这个比赛,央视,和汽联也支持这个赛事,所以你已经有了好的资本和好的媒体之后,只需要人实实在在的把这个比赛做起来,扣住每个细节,而这正是我擅长的,把握赛事的细节,并开发好赛事。所以,这是个简单的选择……”

  “还有,我是新疆人,从北京到新疆,从我居住的地方到我家乡,这样的理念从一开始就抓住了我的心。”

  “为了这项比赛,我们进行了3次大勘路,从内蒙古大东北部,一直勘路到新疆的西部,我们跑遍了中国的大好河山,最终我手头是拿着进疆比赛的批文的,但因为安全原因,很可惜最终比赛没有进入新疆。”

  “这不是有些可笑吗?我的意思是环塔的比赛不是也在新疆跑吗?”我插话道。

  “可笑,也不可笑。我自己是新疆人,我知道当时的情况确实存在安全风险,但作为赛事组织者,你必须确保100%的安全。所以最终的终点设置在敦煌了。”

  “你们去过大本营了吧?整个大棚,新闻中心,赛事秘书处,这些搭建的规格都是我们当年在中国大越野时首次创立的高规格标准。”

  “你们在大本营能获得4G网络的全覆盖,是因为我们在龙羊峡水库的对岸的山坡上,让青海移动建了微波机站,直接把信号打到大本营。而这些对细节的严苛要求,也从侧面反映了我们对参赛车手,车队和媒体伙伴的尊重。”

  缘定青海

  此后,刘渊的职业生涯打上了深深的汽车运动烙印,他的团队帮助汽车越野赛事提高着行业的标准。继大越野和阿拉善沙漠挑战赛之后,他在青海的海南州打造了另一个属于自己的舞台。但为什么会选择这里呢?

  刘渊笑着说,“可能是我太自负了吧。当时我在内蒙做阿拉善沙漠挑战赛,正好有一个青海海南州的朋友跟我说,在青海也有那样的沙漠。我当时想,别开玩笑了,中国我哪里没去过,中国大越野勘路都把中国走遍了,你说沙漠,不就是戈壁吗?”

  “他邀请我过去看一看,后来我一看确实有沙漠,而且风景,赛道特点非常的独特。当时就有了在这里比赛的想法,2015年和海南州的州委书记和其他州县领导汇报,我当时留在共和县,后方团队前后修改了8版的方案,我还记得当时我拿着第8版的方案与州委书记做汇报的时候,他整整用A4纸做了4页的批注,当天我们就定下了一定要搞这个赛事。”

  “虽然当时的决策很快,现在回想起来,这一切也都合情合理。你看中国西部适合跑越野赛的省份,阿拉善在内蒙,环塔在新疆,中国大越野主要的比赛在,内蒙,甘肃,这些省份都有了自己的越野拉力赛事,青海的高规格越野赛事真的是一片空白。”

  显然,没有当地政府的大力支持,“中国青海湖高原越野精英赛”无法取得这样的成功的,仅仅开幕式上就投入了361名警力,甚至当地政府还计划在明年翻新从市区到大本营的公路——从目前的砂石路面升级到柏油路面。

  但刘渊透露当地政府真正的帮助还是在比赛定位上,“当时的州委张书记给了我2个建议,其一是名字,一定要把青海湖这个概念引入,其二,要和保护三江源联系起来。这样这项赛事不仅可以提高赛事的知名度,还可以为赛事在青海的进一步发展打下伏笔。”

  所以,显然这是一个地方政府买单的“活动”吧?我尝试着询问“海南州政府为这出了多少钱?”刘渊笑了,“除了政府行政配合成本,这个赛事没有用政府的任何资金方面的投入,当然我刚才也说了,地方政府的大力支持很重要,但从第一天开始,这个比赛就是盈利的。”

  “我在盈方和NBA中国做过很长时间的销售,之前在中国大越野时也办过其他的高端赛事,所以我知道怎样的赛事规格是赞助商需要的,所以,找到这些赞助是我擅长的。有很幸,我们在江苏找到了一个很有实力的企业,江苏苏美达能源长期赞助了这个赛事。

  同时,独立的可持续的财务状况,也意味着,刘渊的赛事不会受到地方政府政策变化的影响,并且更重要的是,只要精力足够,他可以将这一赛事复制到全国其他地区。在盈方和NBA中国历练的经验,意味着刘渊的团队其工作水平的高规格,虽然人数不多,但其赛事手册和媒体手册都极为完整,加上此前合作多年的优质供应商,2年时间,中国青海湖高原越野拉力赛已经吸引了来自全国各地的参赛者,取得了巨大的成功。

  48岁退休的计划

  所以,你也不用怀疑为何青海海东市循化政府会把抢渡黄河游泳比赛交给刘渊的团队打理,青海还有2个项目正在洽谈中。从篮球到赛车,显然刘渊已经找到了在中国推广体育运动的精髓,所以,他也坦言“竞时代”的业务不会局限在赛车领域。

  

  “因为无论什么样的项目,最终都是其呈现方式,我们称自己的公司为赛事传媒,赛事是一部分,后面的传播则是另一部分,中国很大,有太多地区需要通过体育的方式营销自己。所以,我们聚焦在“体育旅游+”这个领域。”

  所以下一步会是怎样?目前竞时代的融资情况怎么样?如此健康的财务情况和巨大的前景,2016年应该有很多风投找你吧?“我们没有接受任何的投资,目前所有的资金都是我和我合伙人的,为此我们也有过争论,特别是我对于赛事的高标准高要求,往往有许多我觉得必须花的钱,当你花自己的钱时,真的会在内部发生争论。”

  “你可以想象前年和去年有多少资本找过我。更多的情况是,猎头找我担任大体育公司的CEO,但我们最终商量下来还是拒绝了,因为资本进入后无非两个需求,其一是快速盈利的需求,一旦它无法快速盈利时,它必然会插手管理。中国其他的越野赛事,现在已经感受到阵痛了吧。”

  “我想做我心目中的赛事,有些钱我真的必须花出去,以达到我理想的规格,我不希望资本过多的影响。反正我也能找到更多的项目,更多的赞助商,赛事也非常的健康。就是这样。”

  那么,你的理想是什么?成为中国最成功的赛事推广公司?“我真的是对钱没什么太多追求。我也只能吃3顿饭,睡1张床,但真正的快乐在于你能留下这么多好的赛事,并且收获更多的回忆。我承认我在事业理想上有大的野心。”

  “别理解错,钱当然很重要,这能让我去举办达到我规格的比赛。但这不是目的,我经常跟团队说,我目标干到48岁退休,你们得快点成长。”

  说老实话,我有点不信。竞时代正在快速发展中,刘渊也投入2018年的赛事项目可能扩展到6个,除了游泳和赛车之外,他还密切关注着MMA和户外项目的机会。刘渊告诉我,只要是体育+的,当地推广的项目,在他看来都有广阔的前景,但对于项目能否在国内落地必须作出谨慎的挑选。比如中国在引入F1时,就有些太着急了。

  “竞时代有没有想过再进一步?直接帮助地方政府做当地的旅游资源开发?”我追问道,显然刘渊的比赛对于共和县和海南州,甚至青海省而言都是一项新事物。既然地方政府这么认可,为啥不再进一步呢?

  “我们会给很多建议,但我只想做体育赛事和赛事所在地的推广,这是我擅长的,也是我的兴趣所在。我理解你的意思,但再进一步就远离我的初心了。再说开发一个景区至少得10年吧,我可是准备48岁退休的人……”

  “我希望我的赛事能给当地带来些什么,比如,去年我们做的寻访三江源的公益活动。带着黄龄,就是唱High歌的,到当地小学,上音乐课。你无法想象当地的艰难情况,唯一的一台从州里借用的电子琴也是坏的,事后,我们买了20个笔记本电脑和5台雅马哈的电子钢琴送给了当地学校。我想这些是我们能做的。”

  “再扯远一些,我们在当地办比赛的,也离不开当地人的支持,虽然长远上看,当地的旅游发展后,他们必然可以从中获益。比如阿拉善那边越野文化起来后,当地人买ATV出借,一天1台4万的车能挣1500,但这些机会需要时间,所以也需要一些能让当地老百姓直接看到的收益,我很高兴能做这些,也算是积德的事情吧。”

  不知不觉我们聊了2个小时,刘渊下午还要赶去大本营,我们被迫停下了话题。在青海前,我以为这又是某个地方政府的推广活动,计划着看看祖国的大好河山得了。但误打误撞,我们有机会与中国最优秀的体育推广人之一共度了这个下午。毕竟对于赛车媒体而言,没有什么比知道“我们的运动”在靠谱的人手中打理,更感到宽慰的了。

编辑:庄太坤 关注他的微博

相关文章

乐趣热文

体坛传媒旗下子产品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