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到 体坛网首页! 登录    快速注册

南都周刊发文点赞:CF9年一代“枪王”打出一个产业

  2017年8月6日,CFGI(穿越火线国际邀请赛)以及CFMI(穿越火线:枪战王者亚洲邀请赛)在上海宝山体育馆举行,场馆内的气氛似乎比上海的炎热气温还要高涨。被塞满的8000个座位以及电脑面前无数CFer同时关注着这个国内顶级的电竞赛事,期待着职业电竞选手们带来精彩碰撞。

  遥想20年来曾在夹缝中求生存中国电竞史,所有人都明了如此盛况并非一蹴而就,各大电竞游戏穿过黑暗才促成的产业生态逐渐浮现,而毫无疑问,CF是重要的领头羊。在赛事体系构建、组织举办、呈现互动等各方面有太多次首开先河的创新操作。

  而不仅是电竞开拓的贡献值得称誉,多年沉淀的CF已然成为年轻人众重要的文化体,CF团队亦在尝试IP泛娱乐化布局,试图给无数CFer更多的延伸内容,包括动漫、小说、电影等等年轻人喜爱的内容,也联合更多的品牌进行跨界合作,从不同角度给到CFer更多精彩年轻的体验。

  正如日前《南都周刊》刊登的文章中所说,CF是不仅仅是一代人青春的回忆,还是中国电竞史上绝对浓重的一笔。IP的不断沉淀、延伸、爆炸,紧随“年轻心态”的受众,给游戏带来持久的青春生命活力,这一点,在游戏容易随受众老化而没落的年代,CF是突出的,与众不同的。

  

  以下附南都周刊文章《CF9年:一代“枪王”打出一个产业》,完全干货内容,大家可以下拉食用:

  CF9年:一代“枪王”打出一个产业

  作者:南都周刊记者__吴俊宇

  1960年,德国哲学家伽达默尔在他的成名作《真理与方法》(Wahrheit und Methode)写下了这样一段话:

  游戏是「为观看者而表现」,只有在观赏者那里才赢得完全意义。这是由游戏者和观赏者组成的统一整体。

  8月6的上海宝山体育馆诠释了这个论述。8月6日的上海闷得像一个不透风的罐子,太阳射在雨后路面上,「煮」着宝山体育馆外排队的人群。这些观众是「穿越火线」(Cross Fire,以下简称CF)的粉丝玩家。他们陆续进入体育馆,塞满了其中的8000个座位。他们要看的是CFGI(穿越火线国际邀请赛)以及CFMI(穿越火线:枪战王者亚洲邀请赛)。

  

  腾讯旗下的CF已走过了第9个年头。CF是国内第一款PC端和移动端同时形成了完整赛事体系的电竞项目。

  CFGI在PC端进行,CFMI在移动端展开。在这款第一人称射击网游中,5名玩家持枪与另5名玩家战斗。

  对很多观众来说,CF不仅仅是一款射击类游戏,更是青春年代的回忆。

  如今,最早的一批用户已经长大了。他们不仅捧红了一批职业玩家,还成为CF泛娱乐产业链上的生产者和消费者。

  “国服老一代三大狙神”

  下午2点,CFGI总决赛展开。SV战队和TFG战队双双击败了来自越南、巴西等国际队伍,两只中国战队提前会师。摆在他们面前的不仅是10万美金奖金,还有CF国际冠军的头衔。

  赛前,特写镜头从每一个队员脸上扫过。两队选手都显得非常严肃,但SV战队队长马哲有些「吊儿郎当」,他甚至通过镜头和解说席上的白鲨(本名:马力)进行了几秒互动。

  走位、开镜、瞬狙,比赛毫无悬念,SV始终掌控战场主动。SV队员念旧甚至打出多个「三杀」(游戏术语,指段时间内玩家爆发,杀死三名对手),最终以3:0的碾压优势拿下比赛。伴随现场尖叫,马哲和队友捧起冠军奖杯。

  夺冠后,SV队员常旭说,我们不打算庆祝胜利,只想好好回去休息。

  「没有庆祝」这个习惯是马哲带来的。其他队伍夺冠后喜欢聚餐、喝酒、K歌。但马哲认为,过度放松会影响反应速度,导致竞技状态出现波动。

  很难想象,这个身高1米9的黑龙江大汉酒量很好却从不喝酒。

  「每一次比赛前,大家神经紧绷。比赛结束后只想好好休息。回到房间各忙各的挺好。我一般洗个澡,早点睡。」马哲倚在休息室的椅子里,和记者唠起家常。

  对职业电竞选手来说,20岁是黄金年龄。但27岁的马哲作为职业「老鸟」,已从2009年征战至今。他带领战队夺得了S8到S10三届CFPL(Cross Fire Professional League,穿越火线职业联赛)总冠军。

  马哲、白鲨、70KG当年被称为「国服老一代三大狙神」。如今,白鲨和70KG都已经退役,他们坐在解说台上拿马哲开玩笑,「老马又要躺赢了。」

  「躺赢」这个玩笑并没有恶意,白鲨、70KG、马哲三人既是对手、又是朋友,他们曾主宰CF赛场的一个时代。当时,三者的粉丝每天在贴吧、论坛争论到底谁的枪法更准、技术更好。以至于今天在搜索框上打出「马哲」,搜索引擎会自动配上白鲨和70KG这两个关联词。

  70KG真名朗帅,他和马哲曾在赛场上有多次「宿命对决」。26岁的70KG今年年初退役。他结婚生子后感到时间不济、力不从心,于是转型成为了职业解说。在他观念中,解说同样能让观众感受电子竞技的魅力。

  依旧在赛场上征战的马哲KD比(Kill Death的简称,意为游戏内击杀和死亡比)全队最低。这也是白鲨和70KG说马哲「躺赢」的原因。

  这却改变不了马哲在SV战队的核心地位。用马哲的话来说,他年纪大了,枪法没以前那么准,但他是用脑子打枪的,「执行战术时,什么姿势,什么动作,怎么走位,什么时候打,敌人可能会在哪条路线回防,全都要说。只可惜嘴速跟不上脑速。」

  

  “我还是喜欢做选手”

  SV战队教练Best评价马哲,他是场上的指挥官,队友都是按照马哲的思路打。马哲KD比不高,但作用至关重要。

  Best真名沈重,他算得上是影响马哲人生轨迹的人。2009年马哲高考结束,拿到了哈尔滨商业大学的录取通知书。如果不是Best的邀请,马哲会和其他同学一样按部就班毕业,进入银行或者金融公司。

  

  当时正值WCG(World Cyber Games,世界电子竞技大赛)东北赛区开战,Best的战队缺一位狙击手,于是他把马哲拉进队伍。

  Best对当时拉马哲入伙的场景记忆犹新。当年,CF被「高阶玩家」视为「小学生」的游戏,他们更青睐另一款射击游戏。「小学生」并非真是小学生,而是年龄层次低、技术水平低的玩家。「高阶玩家」和「小学生」间形成了鄙视链。马哲也是「高阶玩家」。但Best对马哲说,「穿越火线」女生比较多,年少的马哲满口答应,从此跟着Best打职业比赛。

  马哲的母亲很开明,她并不反感儿子的选择,但只有一个要求——念完大学。之后,马哲一边读书一边打比赛。

  马哲很感激大学这段经历。在他看来,大学里会经历人情世故,这对个人性格、知识结构塑造很大。很多职业选手没经历校园生活,对社会适应较差,「学历在我这里并不重要,但重要的是必须适应社会,这对个人的职业转型有好处,以后在哪儿都吃得开。」

  如今马哲身兼多职,不仅是SV战队的队长,还是战队经理,甚至和Best一起肩负起了教练的任务。9年间,他尝试了选手、主播、经理、教练等不同的角色。当问到最喜欢哪个角色时,他想了想回答说,「还是喜欢做选手。」

  “18岁月薪过万,我那时完全不敢想”

  有个引路的伯乐,有个开明的母亲,顺利结束大学学业,在选手、主播、经理、教练等不同角色间穿梭,如果说马哲这9年还算平坦,那么70KG、Kuben以及赵腾的电竞之路则充满坎坷。

  2008年CF端游刚出现时,职业选手几乎都起于草莽。Kuben评价,与其说是「职业电竞」,倒不如说是网吧电竞。

  Kuben、70KG、赵腾都是从网吧里走出来的第一代电竞人。网吧是他们命运的起点。如今,Kuben、70KG、赵腾身份分别是队员、解说和经理。他们见证了国内电竞从荒芜到风口的全过程,也感受到了战场战术体系、战队管理水平以及游戏职业化程度翻天覆地的变化。

  2008年,70KG在上中专。他在网吧里通宵训练,饿了只能吃泡面,困了就在电脑前趴着睡。70KG说,「我还不算苦,比我苦的大有人在。」

  那年的Kuben在四川一家连锁网吧和队友成立了「银月电竞」战队,战队由网吧老板资助。队员每月工资1000元,只包午饭。Kuben和队友每天下午两点开始训练,直至凌晨两点。

  每年除夕年夜饭是Kuben最尴尬的时候。他去吃饭前总要给自己「吃颗定心丸」。因为亲戚问到「在哪上班」时,他只能回答,「在网吧打游戏。」

  2011年,Kuben所在的战队获得了「穿越火线」冠军杯季军。到2011年Kuben退役前,工资才涨到每月2000元,有时还需要家里资助。

  他和几位队友迫于生活压力退役。后来Kuben做过客服、卖过保险、当过信贷老板,但他对这些工作兴趣不大。

  2015年CF手游出现后,他决心复出。2016年,Kuben和战队拿下了CF手游超级联赛(也是CF手游第一届职业联赛)全国冠军。2017年,他组建了KB战队,还引进了合伙人,融资也在对接中。

  KB战队和很多职业战队一样,在苏州太仓市设立了训练基地。战队队员均月薪过万。对比自己刚出道时的状态,Kuben感叹,「一个18岁的小孩儿刚出来就月薪过万,我那时候完全不敢想。」

  与收入相比,Kuben认为最重要的是,现在的小孩儿都有引路人,新人在技术上可以少走很多弯路,「这才是职业电竞和网吧电竞的最大区别」。

  70KG感慨,CF赛事9年来专业化程度越来越高。早年战术体系只有「钢枪」,猛打猛冲,不扔闪光不扔雷,不蹲不跳,跟对手一对一的比枪法。后来,战术愈加细腻成熟,战斗基本原则、战斗指挥、协同动作、战斗行动的方法在他这代选手脑子里几乎成了一本教科书。

  “训练、生活、身心都得抓”

  收入水平和技术水平的提升和俱乐部管理的成熟有很大的关系。

  赵腾今年29岁,2008年一入行便成为了战队管理人员。当时鲜有俱乐部提供住宿和训练机器。「队员和领队生活条件很苦,苦到国内第一批领队基本都会做饭。我基本和请来的保姆差不多。」赵腾说到这里不禁发笑。

  2013年年底,赵腾加入AG俱乐部成为副总经理。AG俱乐部是国内老牌电竞俱乐部,早期靠「穿越火线」端游成名。这次CFMI决赛AG俱乐部击败了Kuben的KB俱乐部,获得了CF手游史上第一个世界冠军。

  AG俱乐部共设有7个游戏项目,有50余人。每个游戏项目都配有教练组和其他后勤人员。赵腾解释,「很多战队只有一个教练,但是我们是教练组。一般3到5人组成,有主教练、助理教练、数据分析师以及领队。」

  赵腾负责7个项目的赛训计划。以CF项目为例,每周日晚,他要和教练组召开会议,针对赛事敲定训练大纲,根据选手状态制定训练计划。每晚经过跑图、看图、练枪、训练赛、战术分析、赛后总结,他还要与项目主教练进行总结,了解选手状态。赵腾认为,作为职业经理人,选手训练状态、生活品质、身心健康都得抓。

  苏州太仓市2011年起就开始着力发展电竞产业,并将其列入市「十三五」发展规划。政策支持让太仓成了很多俱乐部的聚集地。

  AG俱乐部的训练基地就在太仓,队员和教练集中在太仓基地。市场、管理团队在成都,赵腾需要在成都和太仓之间之间来回跑。

  谈到国内电竞俱乐部的变化,赵腾总结是,从草根到职业,「早期AG俱乐部也是一批玩家心血来潮建立的草根战队,但是随着多年经营,俱乐部越来越成熟正规。这也是为什么AG俱乐部能在CF端游、CF手游乃至其他游戏项目取得成绩的主要原因。」

  与战队成绩相伴而来的则是商业化成熟。赵腾透露,AG俱乐部在三年前已经盈利。赞助、直播、代言以及周边售卖构成了主要盈利模式。

  

  “CF是中国电竞史上浓重的一笔”

  这一系列良性循环与赛事组织方的支持同样密不可分。

  2009年,CF成为国内端游时代第一个全国铺开地域性赛事的游戏;2012年,CFPL诞生,这是国内第一个电竞职业联赛,此后「穿越火线」世界总决赛、「穿越火线」国际邀请赛在海外不断拓展。随着CF在移动端的兴起,「穿越火线」手游联赛也随之到来。

  百城联赛、职业联赛、国际赛事以及CF手游的一系列赛事形成了一整套体系,CF在赛事体系、制度探索还在影响英雄联盟、王者荣耀等其他游戏的职业化进程。赵腾形容,「CF会是中国电竞史上浓重的一笔。」

  2012年「穿越火线职业俱乐部联盟协会」(以下简称「联盟」)成立,国内「穿越火线」职业电竞俱乐部及旗下选手的注册管理、转会租借、赛事监督、媒体公关、商务合作等工作都由联盟制定规则。

  没「联盟」之前,电竞行业经常出现跳槽、挖人的现象。过去俱乐部各自为战,商业化也不成熟。「联盟」给出了规则和约束,还提供了让各个战队宣传、包装、推广自己的平台。赵腾说,电竞已经越来越成熟,产业逻辑和传统体育几乎没有区别,「与足球篮球相比,我觉得仅仅少了主客场区分。」

  游戏产业观察者丁鹏多年来一直在研究国内职业电竞市场。他提到,主客场的苗头正在显露。过去职业战队一般在上海集中比赛。随着主客场制度建立,未来职业赛事会在成都、苏州、西安等大牌俱乐部所在地举办。俱乐部可借此售卖门票和手边,进行更多商业探索。不过,这有赖于游戏粉丝规模。

  如今,在CF大生态下,个人命运与游戏紧紧结合在一起。踏上职业电竞的道路,选手无需担忧个人收入,未来的职业转型也有所期待。

  

  CF游戏制作人陈侃认为,通过规则建立公平的职业环境,让职业选手有动力打比赛才能构成良性循环,「我们不希望电竞变成清水衙门,也不希望它过度商业化。韩国电竞成绩很好,就是因为俱乐部管理以及俱乐部对人的管理非常严格,所以我们也在学习韩国电竞的管理方式。」

  陈侃并不担忧外界一直所讨论的「电竞饭碗能吃多久」这个问题。用陈侃的话来说,「我们打造了完整的电竞生态,在其中做了两件事。一是把端游和手游融合起来,让资源得到共享;二是引入更多合作商,让合作商像支持传统体育一样支持电竞。」

  CF端游加手游每天有2000多万登录用户。庞大的用户支撑着整个产业往前走,产业链越滚越大,其中有大量商业机会。

  「今天的解说里有70KG、白鲨,他们都是当年的狙王。很多CF手游战队的领军人物正是当年端游退役选手。即使未来打不动了,选手也能转型做直播、做解说。」陈侃认为,未来对年轻人而言,电竞会成为一种体育选择,就像今天我们看NBA,看足球一样,「能吃多久无须担忧,我相信CF这碗饭只会越吃越好,越吃越完善。」

  “两年半,只休息了三天”

  「越吃越好,越吃越完善」的现象还在延伸至电竞之外。随着直播、视频平台开放UGC内容(User Generated Content,指用户原创内容),一大批爱好游戏的年轻主播喷涌而出。直播不仅是少数职业选手退役后的固有领地,也是很多游戏爱好者的选择。

  「阡陌」年仅19岁。CF手游出现前,他就是CF端游玩家。2015年12月开始,他成了CF手游主播,靠直播和视频教学吸引观众,在企鹅电竞上有160万粉丝。

  「阡陌」工作时间颠三倒四。下午6点开始直播,打到凌晨两点。下直播后打素材、剪辑上传视频,工作时间长达10个小时。工作结束后,早上7点睡觉,再到下午3点起床。

  一开始父母见他做直播、做视频,有些不认可。在「阡陌」的母亲眼中,儿子性格内向,意志力也不坚定。「阡陌」的母亲坐在儿子身边,看儿子打枪,和观众互动,剪视频,觉得挺无聊。她以为,以「阡陌」的性格,这件事坚持不了两个月,况且起步时收入几乎为零。

  没想到,直播一做就是两年半。期间「阡陌」只休息了三天——分别是祖父去世那天,参加CFGI、CFMI活动这两天。每次休息前他都会在社交平台上发状态,给「观众老爷」们请假。

  8月5日下午6点,阡陌在企鹅电竞上发状态说,「今晚搁一晚,求老板们批准。」这条状态引来了近600条评论、3200个点赞。观众都在催促「阡陌」快开直播。迫于压力,那晚「阡陌」还是乖乖回到了直播间。

  今年7月他本来想放弃这份工作,但看着「嗷嗷待哺」的观众,他觉得这不单是饭碗,更是一份沉重的事业。

  如今,「阡陌」月均收入过万,收入来源于观众刷的礼物。母亲见他能养活自己,便不再唠叨。不过,「阡陌」的母亲很担心他的身体吃不消,而且这始终不是个体面的职业。

  对于「不体面」这种观点,上海电子竞技运动协会秘书长徐波并不认同。在他眼中,电竞并不是玩物丧志。

  徐波提到,电竞是否能归纳为体育项目,社会上很多人的理解还很模糊。「电竞职业运动员」也缺乏国家层面的认定。不过,这是国家体育总局批复的第99个运动项目,电竞是等同于传统体育的。社会只看到传统体育选手在奥运会上摘金夺银。电竞也存在这些属性,未来如何宣传是最重要的。

  “世界观简单,IP包容性反而更强”

  目前,CF端游注册用户超5亿、电竞赛事观看达10亿人次。CF 手游的日活跃 也 达 到 1300 万,是目前国内射击类手游的最好成绩。CF手游的日活跃也达到了1300万,是目前国内射击类手游的最好成绩。

  9年游戏让CF的IP得到了沉淀。以CF为IP的泛娱乐产业同样在萌芽,逐渐拓展到漫画、动漫、影视甚至广告营销等领域。

  在外界看来,CF不同于「魔兽世界」等成熟游戏IP,一开始就已经有完整的世界观、丰满的人物形象。作为射击类游戏,CF故事情节比较简单,人物形象性格不够丰满,世界观塑造同样模糊,而且CF玩家追逐的是游戏玩法和快感,对故事剧情并不关心。从这个角度来看,CF的IP改编难度很大,也很难获得玩家的认可。

  游戏产业观察人士丁鹏对此并不认可。他提到,即使是「魔兽世界」IP改编也不够成功。因为庞大的世界观很难用一部两个小时的电影来诠释。一些人物形象太具体的IP创作限制比较多,很难开发。CF是张「白纸」,创作空间反而更大。丁鹏预测,未来CF很多经典地图、经典模式,比如「黑色城镇」、「僵尸模式」可能会是IP改编的重要场景。

  CF市场负责人方可为与丁鹏的观点相似。方可为分析,「魔兽世界」很大的虚拟空间和世界观之下,技术很难诠释,改编难度更大。CF恰恰因为世界观比较简单,IP包容性反而更强。改编者可以把用户进行分层,根据不同用户的喜好去推不同的作品。

  这样的改编尝试正在展开。2017年5月,啊哈娱乐联合CF、腾讯动漫、腾讯视频推出了官方同人枪械娘化漫画《枪娘》。

  

  《枪娘》由CF衍生而来,但人物设定和情节设计迥然不同。如果说CF是「热血向」的游戏,那么《枪娘》的情节设定则偏「萌娘化」。故事中五位少女主角由CF中五款经典枪支娘化而成。

  啊哈娱乐深度参与了《枪娘》漫画、动画制作。为建立并丰富新的人物、世界观,他们集结策划、编剧、导演、制片和日本本土内容主创团队一起作业。中日首次在策划、大纲、剧本、分镜、制作、监修到宣发实现了跨国深度互动合作。

  8月12日,记者在腾讯动漫官网查阅发现,这部动漫目前已超过2600万点击量。8月18日起,《枪娘》动画版也在腾讯视频正式开始独播。

  「萌娘文化」起源于日本。当问及「热血向」和「萌娘化」受众是否重合时。丁鹏谈到,与其以「热血向」和「萌娘化」去做区分,倒不如说喜欢CF游戏和萌娘文化的那群人都是「死宅」群体,本质上是一群人。

  对「热血向」游戏IP改编成「萌娘化」漫画、动漫的做法,啊哈娱乐CEO邹沙沙用了「跨次元」这个概念进行阐述。所谓「跨次元」 是指,以IP为核心进行漫画、动漫、影视、游戏、衍生品等一系列产品开发,让IP触达更宽泛的人群,进行多层次变现。

  邹沙沙解释,选择「萌娘化」的原因是,女性角色包容性更大,容易被男女不同群体接受,也更容易击中消费潜力巨大的ACG(Animation、Comic、Game缩写,动画、漫画、游戏总称)爱好者。

  “当年玩CF的玩家都已经长大了”

  在互动营销层面,游戏IP正在成为很多品牌方青睐的对象。

  2016年,CF从游戏中抽离出刀锋、灵狐、斯沃特这几个人物,把他们性格化、鲜明化,甚至为他们成立了一个名为CFBANG的组合。CF后来利用CFBANG进行了一系列跨界营销。品客薯片、欧莱雅、肯德基等品牌成了合作对象。

  

  CFBANG中的「刀锋」外表冷峻,戴着一副黑色墨镜,是一个能够随时获取战场信息的特工。「刀锋」甚至和吴彦祖一起,为欧莱雅拍摄了广告。

  宣亚国际一位营销界人士对此开玩笑说,游戏角色不会出轨,没丑闻、绯闻,更安全、可控,「明星丑闻给品牌方带来的损失往往高达百亿,带有明星画像的产品有时需要全部下架。」

  玩笑归玩笑,这位广告营销界人士认为,游戏角色成为品牌方追捧对象的核心原因还是在于「品牌年轻化」和「营销互动性」。

  方可为谈到,越来越多的企业正在追求「品牌年轻化」,CF这样的大IP用户量非常大,每月能覆盖5000万-6000万用户。互联网的技术和餐饮行业渠道结合起来,营销形式更新颖。比如在肯德基门店就餐时,可以获得CF礼包,在CF游戏里也能实现肯德基宅急送一键点餐。未来,手机、汽车等各类品牌会跟CF有更多商业合作。

  面对这种现象,丁鹏笑称,「当年玩CF的这一代孩子都已经长大了,他们当年被其他游戏玩家歧视,如今却成了消费能力最强的年轻人。我就是其中的代表。」

  在宝山体育馆排队时,记者遇见了一位名为王法臣的CF粉丝。这位山东小伙工作已有三年,上高中时开始接触CF端游,大学常和室友在寝室开黑打CF。他自费从山东赶到上海来观看比赛。

  奔赴全国看比赛,成了他的业余爱好。“这是工作后才形成的,毕竟现在有钱了”。王法臣打开手机,顶着烈日在排队时开了一局CF手游。

  

  作为国内首屈一指的电竞赛事体系,CF现在正在努力的,是将赛事变得更加国际化。诸多国际合作新闻也不绝于耳,且让我们拭目以待在不久的将来“亚洲杯”“世界杯”等国际化大型赛事在中国的落地,届时将是电竞史的有一个里程碑,以及一场激动人心的电竞狂欢。

  作为国内饱受年轻人喜爱的游戏IP,CF现在在做的,是将更多的精彩内容给到年轻人,让电竞的魅力从正面影响更多的人,让更多人保持激情澎湃的年轻心态

编辑:庄太坤 关注他的微博

相关文章

乐趣热文

体坛传媒旗下子产品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