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体坛网 > 体育新闻 > 综合 > 赛车 > 正文

韩寒:我如果去达喀尔绝非观光 中国赛车太业余

2011年02月28日04:37来自: 新京报 我要评论(0) 字号:[]

  凭借2010年在中国赛车圈的上佳表现,韩寒捧走了第五届中国赛车风云榜的年度“赛车领军人物”,蝉联此殊荣的他并未到颁奖现场领奖,不过他通过一段视频发表了获奖感言,其中“受之有愧,舍我其谁”八个字又成了红极一时的韩语录。

  换了东家 还是领军人

  2004年韩寒刚涉足赛车圈时,被很多人看作是玩票,认为他是拿着自己写小说换来的钱烧了。他用了5年时间,从一位“赛车发烧友”成了领路人。2009年,韩寒获得了全国拉力锦标赛(CRC)和中国房车锦标赛(CTCC)双料冠军,并获得年度领军人物称号。

  2010年韩寒从大众333车队转会到斯巴鲁车队,赛季初成绩并不理想,在拉力赛场的前两站颗粒无收。不过随后他一点点将积分追赶上来,在最后三站中每一站都登上了领奖台。最后一站佛冈站的比赛中,他在最后一个赛段发威,领先半秒获胜,摘得本站冠军后,夺得了年度总成绩第3名。尽管名次倒退了,但韩寒认为自己在身处逆境时的控制能力增强了很多,在他看来,赛车就是一项战胜自己、不断进取的运动,自己能在心态和技术上提高,就算赢了。

  即使这一年忙着写作、创办《独唱团》,韩寒依然双线作战,并拿到中国房车锦标赛亚军。这样的成绩比起2009年并不算光鲜,但他依然打败了达喀尔车手周勇、2010年全国拉力赛冠军刘曹东,蝉联了赛车领军人物称号。

  韩寒与林志颖一样,参加的都是专业的比赛,同场竞技的都是职业车手,并非像其他明星偶尔掺和一次的表演赛。他说即使取得再多的冠军,还有人说他是业余的,他哭笑不得。但事实就是,他不仅是开车最快的作家,也是开车最快的车手。

  忙碌一年 两手都很硬

  韩寒最近几年的生日基本都在赛场度过,2010年也不例外,去年9月23日,他在鄂尔多斯与车队人员、车迷、记者一起过了生日。不过与往常不同的是,韩寒吃到了昔日大众车队队友王睿亲自下厨煮的长寿面。

  韩寒认为去年最艰苦的当属全国拉力赛的最后一役———佛冈站。第一个赛段就出了意外,最后一个赛段的一个坡上,韩寒的赛车没有减速就斜着飞了过去,车在空中撞到电线杆,并掉落在草地上。在这期间韩寒听到领航员孙强至少喊了4次“我×”。好在顺利开出草地,只耽误了三四秒。拉力赛完美收官,不过场地赛收官战中,韩寒在肇庆的赛道最后一圈超车时轮胎抱死冲出赛道退赛。

  赛车之外,韩寒还不忘关心一下中国足球。去年10月份上海站结束后,韩寒在接受采访时表示,足协就该找他这样不缺钱的人当国脚,不过随即又否定了这一点,“我踢得太差,上去连球都找不到。还有,我嘴巴太大,成天什么都说,足协的秘密都被我说出去了。”

  韩寒最少不了的就是给中汽联提建议,他一直对CTCC现行的比赛规则非常不满,认为过多的限制及过慢的车速对该项赛事极为不利,并表达了可能退出比赛的意愿。在鄂尔多斯的比赛前,中汽联经过多方论证,启用了涡轮增压赛车。

  今年,韩寒会继续“两手抓两手都要硬”。

  跨界发展 进军卡丁车

  除了拉力赛和场地赛外,韩寒表示他对卡丁车和摩托车也有很大兴趣。韩寒17岁时的梦想是参加摩托车比赛,不过由于家人认为比较危险,他只得放弃,顶多骑骑小踏板摩托过过瘾罢了。不过,他今年准备进军卡丁车界。

  在国内,卡丁车一向被认为是“小孩子玩的游戏”,关注度相当低,媒体、厂商等都对此不太在意。韩寒打算参加今年的比赛,并利用自己及其车队的影响力帮助和扶持卡丁车的发展。尽管卡丁车在中国赛车界并不风光,不过韩寒认为,卡丁车是走向汽车运动的一个好的基础,他目前所想到的计划是帮助一些有天赋、但家境并不足以支撑其跑完全年比赛的小朋友。

  “每年会奖励跑得最快的小朋友一辆六挡的比F1还要快的卡丁车。”韩寒说。

  ■ 印象

  不当作家的主编不是好车手

  韩寒说过,追求公正变成了和追求女人一样,只要搞大了,这事就成了。

  韩寒说过,你如果被强拆了,那不是新闻,那是生活。

  凭借类似这样的语录,韩寒入选过《时代周刊》全球最具影响力100人。不过这一次的采访,韩寒没有谈及生活、家人、女友、写作……而是作为一个职业车手,只讲述了与赛车有关的事情。

  韩寒自嘲他只是一介书生,谈不上什么影响力。因为在某些地方,影响力往往是别的东西,那些翻云覆雨手,那些让你死,让你活,让你不死不活的人,他们才是真正有影响力的人。在赛车圈他亦是如此“渺小”,是个被逼得只能竖中指对抗不公正待遇、不健全体制的一个普通车手。他甚至懒得去设想一下如果自己作为中汽联的领导,该如何带领中国赛车更进一步。

  作为中国赛车界的“领军人物”,他惟一的奢望,只是简单地开着赛车,在逐年老去时,不被后浪拍死在赛道上。

  有人说韩寒喜欢耍大牌不喜欢接受采访。韩寒身边的朋友解释说,这仅限于比赛期间,他不想分心;他在很认真地对待这份事业,是来比赛而不是炒作和曝光的,更不是很多人说的“玩票”和“浪费汽油浪费钱”。

  ■ 面对面

   接受本报记者邮件采访时,韩寒很仔细地回答了所有关于赛车的问题。他说,中国赛车最大的不足就是太封闭,他还说,如果去达喀尔,他一定是去比赛的,而不是去观光的。关于赛车,韩寒强调的最深刻就是,对弯道的理解和对速度的追求,他甚至认为,过于追求完赛是对赛车的玷污。

   中国赛车做得太业余

   新京报:再次获得中国赛车领军人物称号时,你说“受之有愧,舍我其谁”,这8个字怎么解释?

    韩寒:“受之有愧”是指我觉得我很惭愧作为领军人物,“舍我其谁”的意思是,四下一看,发现别人更惭愧,还是我来吧。

   新京报:赛车运动在大部分国家都很风光,在中国呢?如果不够体面,你觉得是什么原因?

   韩寒:美术设计糟糕,赛事关注度低,宣传力量不够,媒体关心很少,车迷很不迷恋,赛车丑陋落后,规则乱七八糟,薪水十分微薄,多半都是倒贴。总之来说,这是个苦差事,而且车手几乎都没有四金保险和社会保障,大家甚至不知道你在比什么,在哪里比。经常有记者问我,韩寒,听说你赛车成绩不错,那你打算什么时候去专业组比赛呢?有信心挑战那些专业车手吗?我觉得虽然搞笑,但是她说得很对,我们做得太业余了。

   新京报:你认为中国赛车最大不足是什么?有办法改善吗?

   韩寒:汽联作为官方组织,还是相对比较开化和好沟通的,运营商也越做越好,最大的不足就是太封闭了。

   新京报:赛车跟足球一样,都应该从娃娃抓起,不过赛车这么一项相对烧钱的运动,在国内很难像在国外那样从小培养吧?

   韩寒:对,除非父母有钱,把孩子培养成一个全国冠军至少要付出百万级别的钱,还要看他自己的天赋。

   新京报:中国车手的现状和成长模式是怎样的?

   韩寒:场地赛很多受过系统训练的年轻车手开始崛起,他们都是从卡丁车赛场来的。拉力赛还是这样,先做企业,发家了,喜欢拉力赛,买车或者组车队参加,随着经验的丰富也能取得不错的成绩,但岁数就很大了。

   过于追求完赛是玷污赛车

   新京报:你对场地、摩托车、卡丁车和拉力赛都有兴趣,就是没听你提过越野赛,是只追求速度不喜欢越野的感觉吗?

   韩寒:我不喜欢越野赛,越野赛在我心中是一场高级自驾游或者生存游戏。我觉得高度超过一米五的汽车比赛很奇怪,汽车运动是左右的运动,而不是上下的运动。对弯道的理解需要你无数次的磨砺和练习,是对汽车抓地力的最深刻理解,而对上坡下坡的理解就要容易很多,可能普通车迷经过一天的训练就能掌握大概。我认为越野赛的门槛太低,对赛车改装的依赖太大,不能算专业赛车。什么是赛车,一句话,赛车就是比谁转弯更快。

   新京报:你对达喀尔拉力赛怎么看?如何评价周勇、卢宁军、徐浪这些参加过达喀尔赛的车手?

   韩寒:我非常喜欢看越野赛,也非常敬佩越野车手的毅力和节奏把握。周勇、卢宁军、徐浪都是很好的拉力车手,尤其是徐浪,是非常快的车手。达喀尔是一个好比赛,也是中国人最有可能在世界级的赛车运动中取得好成绩的赛事。很多人对达喀尔很关心,觉得达喀尔就是赛车的一切,达喀尔甚至被吹嘘成车手的终极梦想。事实上,这是一种空虚的豪迈,一种人们对沙漠和恶劣环境中驾车飞驰的向往,一种被夸大的壮士一去不复返。除非有和赛恩斯(西班牙车手)一样的赛车,否则我是不会去达喀尔的。如果去达喀尔,我就是去比赛的,不是去观光的。

   周勇是我的赛车驾照教练,是我第一个赛车老师,我觉得他能在达喀尔进前10。徐浪是对我拉力技术提高帮助最大的朋友,是我的挚友,可惜徐浪走了(去世),但他们两人已接近达喀尔的精神了。在我心中,达喀尔的精神就是比尽可能地快,而不是完赛。如果我没有获得我要的名次,就算比完了,我都无脸过收车台。过于追求完赛绝对是对赛车运动的玷污,还不如从上海开到拉萨得了,风景也不错。中国车手们,换最好的钢管车,全力去拼搏,拿个前3回来。拼死在路上一定比溜达回终点强。

   最大奢望是能战斗到老

   新京报:是什么原因让你去年开始参加卡丁车比赛?除了送车给成绩好的小朋友外,还有其他计划吗?

   韩寒:我觉得卡丁车是我经济条件能承受的最快的练习用车,远远快过我开过的所有超级跑车,对赛车很有帮助。除了送车给最快的小朋友,我也会帮助那些比较快的小朋友参赛。

   新京报:会写与赛车有关的书吗?

   韩寒:不会。

   新京报:今年赛车的重心会偏向卡丁车还是场地赛,或者其他?你说过,摩托车比赛阻力较大,为什么?

   韩寒:还是场地赛和拉力赛。我喜欢摩托车,但没敢怎么骑。家里人觉得摩托车太危险,其实拉力赛是最危险的。库比卡的事故提醒我们拉力赛组织者,因为我们没有医用直升机,很多赛段都在悬崖边上,举办地又偏僻,一旦出事,车手可能要在五个小时后才能得到大医院的救治。一旦撞车,钢筋树枝插到车里,倒扣在水里,掉水库里,拍在树上都有可能,所以拉力赛真的很危险。中国汽车拉力赛很幸运,一直没有出现重大伤亡,但按现在的情况下去,这是迟早的事。我希望不是我,我也希望不是别人,我希望没有任何车手受伤。当然,撞车都无所谓。

   新京报:对于赛车这项事业,你最大的奢望是?

   韩寒:当我的孩子们懂事以后,还能看见他日渐老去的爹能够打败年轻车手,赢得比赛。

   专题采写/本报记者 田颖

抢双色球史上最优惠套餐 | 大乐透亲民加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