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到 体坛网首页! 登录    快速注册

汉密尔顿铃鹿遭遇“手机风波” 新闻会上“报复”媒体

  记者茅为安日本报道

  汉密尔顿上周末的心情就像铃鹿的天气,周四晴空万里,随后日渐乌云密布,直到比赛结束才拨云见日,这一切都是手机引发的风波。

  作为一名时尚社交圈达人,汉密尔顿在各个社交平台上的活跃早就人尽皆知,而且在FIA官方或梅赛德斯车队的新闻发布会上拍照已经司空见惯。可是,在日本大奖赛周四的官方新闻发布会上,当他长时间玩弄手机,拍快照制作自己和其他车手的古怪表情,而且配上“我快要无聊死了”,引来一部分英国媒体的不满,他们直接向FIA控诉汉密尔顿的行为对在场记者缺乏尊重。

  英国人显然是有所耳闻,但他在推特上的回应反而令事情恶化。因为他虽然表示“没有不尊重”,但又称“有些人太把自己当回事儿”,还批评新闻发布会“形式有问题,应该由车迷来提问!”而这彻底激怒了那些英国纸媒。有报纸将他称作“快照屁孩”,而且意图“抨击”F1;又有报纸指责他在社交媒体上“唱衰”成就他的这项运动。

  正当众人以为这些杂音很快就会被比赛淹没时,周六傍晚梅赛德斯例行的车手新闻会上,汉密尔顿以自己的方式做出了回应。他准时坐到桌前,笑着轻轻拍着桌面,又轻声哼唱,然后开口说:“你们脸上的笑容可能不会持续太久,我来这里其实不是来回答你们问题的。我已经做了决定。”

  他的决定就是不接受采访,因为在场的记者中“一些人经常利用某些事情来做文章”。语毕,他放下话筒离开车队休息区,留下新闻官一脸无奈和不知所措的媒体。这件事,不出意外地被各大媒体广为报道。

  不过,汉密尔顿此后没有离开赛道,而是按约定参加了车迷见面会,晚上又与车队同事一起打保龄球放松。显然,在完成了自己的“报复”行动后,他心情不错。只是周日比赛时,糟糕的起步再次葬送他争取胜利的机会,而赛后他与罗斯伯格的差距达到了33分。这不免让人对他在争夺世界冠军压力下的心态是否正常,再次产生了疑问。

  “刘易斯现在显然比过去任何时候都有压力,今年他遭受了太多意料之外的困难,”《Grand Prix Plus》的英国著名记者大卫·特雷梅恩(David Tremayne)对记者说。特雷梅恩一路见证汉密尔顿的成长,当他在雪邦度过自己报道的第500场大奖赛时,三届世界冠军亲自祝贺,还用告示板打出“恭喜”。

  “他遇到了太多的引擎问题,而每一次当他被绊倒的时候,媒体对他穷追不舍。他玩手机确实显得不是非常职业,但没什么大不了。只是那些英国报纸就喜欢小题大做,同一些人常常表面恭维你,背后却捅你一刀。”

  “真正烦到他的,是他在雪邦赛后说的丧气话被肆意炒作。他感觉自己受到了很多攻击。我觉得任何一个运动员在这种时刻都会有情绪,所以我可以理解他。塞纳、曼塞尔、普罗斯特,他们都这么做过,所以在F1一点不是大事。”

  相比去年卫冕征程上的一帆风顺,今年汉密尔顿遇到的挫折比2009年失败时更多,而这也是他与罗斯伯格争冠三年来,压力最大的时刻。

  “有时候这也是一种发泄的方式,直截了当地表达出来,肯定比憋在心里好,”特雷梅恩表示,“他在前往奥斯汀比赛前还会有压力,毕竟有33分的差距。但是他在赛道上用行动说话。他仍然可以追上来,就像他一直做到的那样。当然那不会容易,因为尼科(罗斯伯格)状态非常好,没有任何失误。不过,刘易斯绝对不会放弃,他是一名斗士。”

  看国足12强赛直播,上“体坛+”APP!

编辑:庄太坤 关注他的微博

相关文章

乐趣热文

体坛传媒旗下子产品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