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到 体坛网首页! 登录    快速注册

史上最难达喀尔?高温雨季高海拔是最难战胜的对手

  2017达喀尔拉力赛在一片挑战人类极限的欢呼声中落下帷幕,标致车队豪夺汽车组的冠军。而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丰田Gazoo车队虽然在ss1先声夺人,但随着ss3时阿尔•阿提亚的撞车退赛,剩下的罗马和德维勒斯只能随后费劲地跟着标致的步伐前进,即便如此也在总成绩上仍被不断的拉开距离,至下半程开始时已无进攻的能力,截至第11ss时,丰田最快的德维勒斯比标致最慢的德普雷斯差了整整一个小时,因此它们目前已经确确实实的算困守住第二集团。

  而曾经在达喀尔叱咤风云的X-raid Mini车队则显得有些暮色苍茫;四届达喀尔冠军车队的风采已经成了过去时;在今年的达喀尔整场比赛中,除了WRC年度亚军车手希尔沃宁具有一定的攻击力之外,其他车手都明显跟不上标致的节奏;而在ss10的比赛中,希尔沃宁因为失误而导致赛车被卡在水冲沟上,白白浪费了至少两个小时,这也就宣告mini在今年的努力已经结束,只有阿根廷本土车手特拉诺瓦拿到了第五,从成绩上彻底沦为了二流车队。

  史上最难?高温雨季高海拔

  2017达喀尔拉力赛号称史上最艰难的达喀尔拉力赛,从巴拉圭首都亚松森出发的车队经过阿根廷北部的高温、玻利维亚的大雨、洪水和高反以及再次回到阿根廷的高温反复煎熬之后,终于抵达本次达喀尔拉力赛的行政终点里奥夸尔托,并且在六百公里之外的布宜诺斯艾利斯收车。

  纵观本次达喀尔拉力赛,预计的12个赛段中最终完成比赛的只有10个ss,因为大雨和洪水,ss6和ss9赛段先后被取消,这使得真正有竞争意义的赛段只剩下8个,而其中半数以上的有效ss是在玻利维亚的高原地带举行。

  也就是说本届达喀尔拉力赛的难度并不在地理的多样性,单就地貌形态而言,它的看点和难度其实并不高,尤其是没有了安第斯山脉以西的真正长距离沙漠赛段后,本届达喀尔在地理特性上堪称超级WRC其实是没有错的,而之所以说起历史上最难,其实就归结于赛道中不断出现的气候变化。

  2017达喀尔在巴拉圭发车后,在阿根廷的赛段先后都遭遇了连日高温,地表温度和体感温度至少都在45度甚至更高,连一贯以稳定可靠见长的丰田Hilux赛车在第一个ss都出现了冒烟起火的状况,搞得头号车手阿尔•阿提亚差点在第一个ss就打包走人。

  由于南美的一月正是很多国家的雨季,因此在达喀尔比赛期间本来就降雨繁多,而今年雨水似乎又特别垂青达喀尔比赛的沿线,加之阿根廷北部和玻利维亚国家的地理特色,往往会因为大雨而造成自然灾害直接影响到比赛的正常进行;今年的比赛中ss6和ss9就是这种原因而被迫取消的。

  因为雨水和高温的问题,再加上在玻利维亚高原降水所导致的低温——没错,就是低温;高海拔时不正常的低温会把人在夜间冻醒,而丝毫不能大意的是一旦感冒就会引起严重的后果,对于没有封闭驾驶室的摩托车手和ATV车手来说,这尤其需要注意。

  高温、尘土飞扬的干燥路面、下过雨以后的沼泽以及被高原低温和雨水困乏的车手往往疲惫不堪,而所有这些因素造成了后勤车辆步履蹒跚的难以按时抵达营地,就算到了也难以搭建自己的维修区和休息区,这些又造成了车手即使回到大营也无法正常休息,连标致车队的团队都无法在泥泞中的营地正常搭建,彼得汉塞尔、罗马在奥鲁罗时都无奈的披着塑料布在营地里深一脚浅一脚的不知所措,其他车队的后勤团队就更一筹莫展了。

  还有重要的一点,就是玻利维亚高原的缺氧对于参赛人员缓解疲劳的副作用也不可低估,而所有这些都造成了今年的达喀尔异常艰难,而且艰难的无可改变;因为你其实不是在和其他车手战斗,而是和不可预估的天气做对手,不可能有一点点赢的可能。

编辑:庄太坤 关注他的微博

相关文章

乐趣热文

体坛传媒旗下子产品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