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到 体坛网首页! 登录    快速注册

博塔斯:罗斯伯格最佳替身?梅奔2018的选择会更多

  博塔斯1月17日正式牵手梅赛德斯,他让人看到很多罗斯伯格的影子,都在威廉姆斯效力多年,驾驶风格都不激进,但都学习能力超强,都有芬兰血统。那么梅赛德斯选择博塔斯成为汉密尔顿2017年的新队友,是正确的决定吗?

  上赛季最后一场比赛,博塔斯在阿布扎比跑了6圈就提前退赛,当时的他万万不会想到,下一次自己要驾驶的竟然是一辆原本属于世界冠军的赛车。罗斯伯格“闪电”宣布退役后,媒体第一时间把这名芬兰人列为梅赛德斯的头号目标,尽管他与威廉姆斯还有2017年的比赛合同。

  身为梅赛德斯运动部主管的沃尔夫曾声称除了莱库宁和科维亚特,其他车手都与他取得了联系,但他表示不会花大价钱去买断一名有合约在身的顶级车手,排除了阿隆索、维特尔、维斯塔潘和里卡多这些“一线”名字。

  然而,在梅赛德斯自己的新秀威尔雷恩可以“免费”启用的情况下,沃尔夫还是与威廉姆斯商讨如何让他们提前放走博塔斯,可见他对芬兰人青睐有加。

  32.png

  罗斯伯格翻版

  现年27岁的博塔斯在2011年赢得GP3年度冠军后跳过了GP2,直接到威廉姆斯担当试车手,2013年正式参赛,在77场比赛中9次登上领奖台。这样的经历似曾相识,没错,罗斯伯格在2010年加入梅赛德斯全新的制造商车队之前,也是在威廉姆斯,登上过领奖台却从未品尝过胜利的滋味。

  就这点来说,博塔斯与哈斯的格罗斯让、印度力量的佩雷兹和刚刚加入雷诺的霍肯博格,称得上“四小天鹅”,他们有足够的经验和优良的赛道纪录,如有需要可以填补顶级豪门的车手空缺。

  过去三年里,因为威廉姆斯处于中游偏上,博塔斯的发挥看上去很中庸,而且因为马萨极高的人气,他受到的关注并不多。2016年是威廉姆斯摆脱低谷后最艰苦的一个赛季,也自2014年以来首次跌出年度前三,甚至被印度力量击败,但是博塔斯的排位赛成绩完全压制队友,17:4的纪录是所有车队中最高的(撇开马诺中途更换车手)。

  博塔斯在威廉姆斯的比赛工程师曾评价说:“如果我们赛车的速度排名第三,排位赛里只要他的身前没有赛车阻挡,他肯定进入前三排发车,因为他冷静、很少主动犯错。”

  89.png

  对汉密尔顿安全

  赛道之下的博塔斯给人温文尔雅的感觉,而驾驶赛车时的他鲜有破釜沉舟的举动,你也不曾听到他有火爆的无线电通讯。这又与罗斯伯格有些相像,给人“柔软”的错误印象。但是,博塔斯有杀红眼的时刻,2015赛季他与莱库宁在多场比赛里斗得刺刀见红,尤其是在俄罗斯和墨西哥不惜两败俱伤。

  尽管有了四个赛季的经验,博塔斯并没有完全雕琢成型,最需要进步的就是发车后如何提高排名。2016赛季,不算安全车带领下开始的摩纳哥、英国和巴西大奖赛以及梅赛德斯双雄同归于尽的西班牙,博塔斯仅在6场比赛里第一圈后排名上升。一方面,他对一号弯的策略有些保守,但另一方面,他没有因此而损失位置也是难能可贵之处。

  如今要为世界冠军车队比赛,同时与三届世界冠军汉密尔顿做队友,博塔斯必须进一步提升自己。梅赛德斯非执行主席劳达相信他真正的速度“与罗斯伯格一样快”。所以,如果今年“银箭”赛车维持统治级的速度,可以真正检验芬兰人的成色。

  罗斯伯格形容博塔斯是梅赛德斯找到的“很好的解决方案”。对车队来说,如果博塔斯果真有那么优秀,那么在技术规则改革后,霸主地位仍然难以被打破,包揽排位赛的第一、二名和比赛的冠、亚军,由此完成车队的卫冕大业,而芬兰人至少有更好的机会去追求个人首胜。

  就车手管理来说,博塔斯是一个很安全的选择,他的性格和处事方式不会与汉密尔顿起冲突。虽然沃尔夫和劳达表面上强调对车手一视同仁,但实际上芬兰人更倾向于“二号车手”的定位。他也确实需要时间来适应不同风格的赛车和车队的工作方式,难以对汉密尔顿形成罗斯伯格去年那样大的冲击,自然就不会导致两个团队关系的紧张。

  汉密尔顿上赛季拿到十场胜利还被罗斯伯格抢走世界冠军后,显然憋足劲要收复失地。只要他摆正心态,发挥出正常水平,躲开霉运,恐怕势不可挡。博塔斯若能偶尔给英国人施加压力,但又不构成破坏性的威胁,哪怕拿到1-2场胜利,也不会影响很大,梅赛德斯高层就可以雀跃。

  2018选择更多

  之所以博塔斯能排在“罗斯伯格接班人”的第一顺位,也同沃尔夫与他长期以来的紧密联系有关。一直以来,博塔斯都有三个经纪人:公开露面的迪迪尔•科顿、充当导师的前芬兰两届世界冠军米卡•哈基宁,以及沃尔夫。当然,现在奥地利人已经放弃了经纪人的这一个身份,但是他还是哈基宁经纪公司的合伙人。

  梅赛德斯在博塔斯加盟的官方声明里没有像往常一样添加任何涉及合约期限的字眼,如最普遍的“多年(multi years)”——一般默认为二年。因此坊间推测,芬兰人签署的是一份“1+1”的合同,梅赛德斯可以选择2018赛季继续使用他。这是因为针对明年的车手市场非常活跃。维特尔与阿隆索的三年合约都将在2017年底到期;塞恩斯只愿意在红牛二队多等待一个赛季;里卡多和维斯塔潘虽然与红牛续约至2018年,但也许存在提前解约的特殊条款。

  沃尔夫没有正面回答博塔斯的合约问题,但他表示:“如果我们觉得他不够好,我们不会选择他。但事实是当前车手市场非常踊跃。明年我们会有很多开放的选择:年轻车手、维特尔、阿隆索、博塔斯……很多很多人。所以大家都需要明白这个现状,瓦尔特利就很理解。公平地说,我们相信他能够长期为我们效力,但是我们需要观察这个赛季的情况。”

编辑:庄太坤 关注他的微博

相关文章

乐趣热文

体坛传媒旗下子产品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