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到 体坛网首页! 登录    快速注册

后伯尼时代"铁三角"肩扛3项重任 F1能再次强大吗?

  2017年1月23日永远载入F1史册:伴随着商业权利的彻底转手,伯尼•埃克莱斯顿长达四十年的“政权”宣告终结,而美国的自由媒体(Liberty Median)作为F1的新主人高喊着——借用唐纳德•特朗普的口号——让F1再次强大起来。

  F1发生了可以说是半个世纪以来最大的地震。自由媒体宣布完成了对F1的收购行动,从CVC投资伙伴公司手里得到了对这项世界顶级汽车运动的控制权,而且任命已经出任新F1集团主席的前21世纪福克斯副总裁凯利兼职CEO,确认前ESPN高管布莱切斯和F1技术大师、原梅赛德斯领队罗斯•布朗加入最高管理层,分别负责商业和竞赛事务。这意味着“伯尼时代”就此落幕。

  中国古人云:三个臭皮匠顶个诸葛亮。过去的F1只有伯尼一人当家,而现在布莱切斯与布朗分管商业和竞赛,凯利手握最高决定权。伯尼方才离开,“铁三角”频频现身各大主流电视机构的镜头前,描述着他们眼中未来F1的图景。言简意赅地说:让比赛更具观赏性,吸引新一代车迷,恭迎更多赞助商,让车队赚更多钱,最终创造新的盛事。

  67.png

  任务一:缩小贫富差距 营造公平环境

  近几年来,F1被指吸引力降低,赛车声响变轻还是其次,根本原因是比赛缺乏悬念。2014-2016赛季是“混合动力时代”的前三年,总共59场大奖赛只有三支车队的五位车手站上过最高领奖台,其中汉密尔顿和罗斯伯格联手为梅赛德斯揽下51个冠军奖杯,德国制造商包下所有车队和车手年度冠军头衔。

  大多数比赛都是两辆“银箭”赛车从第一排起步,而第一个弯过后,胜负已分,哪怕有两次汉密尔顿和罗斯伯格的个人争夺都延续到收官战。这固然不是梅赛德斯的错,而是技术规则和经济体制终的毒瘤,导致了大车队恒强,而下游的独立车队因成绩不佳,奖金分配永远最少,大环境就此陷入恶性循环。

  归根到底,车队竞争力由其经济能力决定。伯尼承认现行的《协和协议》创造了一个错误的奖金分配制度,他对此负有一定责任。所以,自由媒体把纠正这个错误、缩小收入差距作为头等大事之一。

  “F1的DNA始终是一场公平的技术竞赛,那样才能健康发展,”布朗表明了态度,“我们需要有不同的赛车,车队之间可以对抗。但是当前,大车队用他们庞大的资源制造出了一条鸿沟。我认为理想的情况应该是有少数比赛出现爆冷的情况,小车队突然能赢下比赛。”

  梅赛德斯、法拉利和红牛的年度预算都达到2-3亿美元,是末流车队的2-3倍。但是根据当前的奖金分配方法,法拉利只要参赛就可以坐收7000万美元,而年度排名最后的车队总计收入不超过3000万美元。上赛季结束时,马诺被索伯挤到了最后一名,直接损失了大约1000万美元,使得洽谈中的转让就次夭折,终于在今年一月宣告破产,使得2017赛季减少到十支车队。

  在布朗把目标瞄准“帮助小车队实现自力更生,确保他们们收支平衡,进而把F1的成本控制在合理的水平上”时,自由媒体的CEO格雷格·马费(在新F1股权结构中拥有大约1%的股份)暗示可能直接取消法拉利的分红特权,奉劝意大利人最好识时务。

  同样刚刚经历高层变革的迈凯伦表示支持。新上任的执行董事扎克·布朗是鼎鼎大名的赛车赞助商经纪人。他说:“我们不是要把奖金均等地分给每个人,但是第一名和最后一名收入的差距太大了。这也是为什么我们会看到一些车队破产,而只有那么几只车队能赢得比赛。”

  法拉利明显感觉到自己在F1的商业利益将受到威胁,因此当自由媒体向车队发出转让小部分股权的邀请时,其主席马奇奥内不但毫不赏脸,反而搬出2020年才会到期的《协和协议》作为挡箭牌。“这不仅是金融投资的问题。事关生存,我们必须严肃对待。成为没有投票权的股东并不明智,因为谁都不知道2021年的F1会怎样。他们需要把计划展示出来。”

  新统治者梅赛德斯尚未对利益分红的改革进行表态。在《协和协议》下,他们每年收到单独的冠军制造商奖励加“忠诚费”近7500万美元。谁会愿意把自己的奶酪分给别人?

  1996年世界冠军希尔深谙车队的谈判之道,“这肯定很难,F1就像养了一群猫,每个人都有各自的野心,而且各个都非常、非常顽固。”

  任务二:制订长远发展规划

  还有五年才到期的《协和协议》,是摆在F1改革最大的障碍,包括它所创造出的18人策略小组就像一个怪兽,车队占据六席位,分别是法拉利、梅赛德斯、红牛、迈凯伦、威廉姆斯以及上一年度成绩最好的其他车队。就像希尔形容的那样,众口难调。

  伯尼擅长商业谈判,策略就是分别满足他们的胃口,逐一击破。但是对于竞赛和技术规则的制定,他提出天马行空的设想,最终由车队和国际汽联一起投票决定,所以才有了上赛季头两场比赛的排位赛规则闹剧。

  自由媒体的精明之处在于开启收购F1行动前,已经找到布朗担任顾问,对这项运动体制内的问题有了一定的了解。布朗作为技术总监,力助舒马赫成就“七冠王”伟业,之后又在2009年接过本田留下的烂摊子,赢下了当年的车队冠军。在2013年底离开梅赛德斯时,他已经组成一个强大的技术团队,为之后的三年霸业奠定基础。

  如今出任F1的竞赛主管,布朗要力推他理想中的技术框架和竞赛模式,首当其冲的便是简化规则,这就能给予设计师一定的创新空间,而不像现行规则几乎堵住了每一条路,使得所有人设计出一模一样的套件。这就是为什么近年来再也没有类似双层扩散器的惊人之作出现。

  布朗批评DRS只是人为增加超车次数的“噱头”,之所以出现是因为缺乏长期的规划。“依我的经验,F1习惯被动采取行动,只在遇到问题后才去寻找解决方案。它很少有展望三到五年的远见,无法决定朝什么样子发展。”

  红牛领队霍纳欢迎规则修改,毕竟他的车队在过去三年只拿到五场胜利,而哪怕今年有了空气动力学规则改革,但梅赛德斯仍是夺冠热门。

  不可避免,梅赛德斯运动主管沃尔夫发出了警告,委婉地反对一切颠覆性的调整。“F1是一项科技化的运动,所以总是会两极分化,我们不应该把它变成一场(开发软件程序的)开放性测试。我们不应该实施那些没有全面评估的规则和制度,那会让铁杆车迷觉得我们是在胡闹。

  但是,更多业内人士相信“布朗改革”一定会成功。去年完成了500场大奖赛报道的《GP+》杂志主笔萨沃德说:“我认为他没有理由不成功。现在是改革的巨大机会,像梅赛德斯这样已经占据优势的车队肯定不希望改变。但是别忘了,他们对F1的需要程度,就像F1需要他们一样。所以到最后,双方会达成妥协。”

  56.png

  任务三:抹去伯尼烙印,找回娱乐元素

  现年86岁高领的伯尼总有一天会走下神坛,但如此突然,还是让很多人感到震惊,虽然他现在被封为“名誉主席”。

  去年九月,凯利在新加坡第一次现身围场时表示将逐步介入,一边学习,一边计划改革。当时人们都觉得伯尼还将继续在F1扮演CEO的角色,只是最后会由凯利拍板。伯尼也称新老板希望他继续工作三年。

  然而问题显而易见,只要伯尼在位一天,凯利所代表的自由媒体能实现多少他们的改革计划?因为伯尼不会任由不符合他意愿的改变发生。四个月后,自由媒体经过内部辩论后得出了结论:要实现他们的目标,必需没有伯尼的参与。

  虽然管理了F1四十多年,但是伯尼有致命弱点,那就是网络,所以他对新媒体和数字化总是态度冷淡。然而,凯利一上台就公开表示,打算充分利用自由媒体的本行和丰富的娱乐资源,把F1变成“超级碗”那样的体育娱乐盛会,通过社交媒体让年轻人一起狂欢,让赞助商乐意掏钱。

  当前F1也有演唱会,但伯尼既没参与,也没阻拦,而是由比赛主办方自己运作。来自赛车摄影世家的马克·萨顿就认为此举“是把全球化的F1美国化,不会在每个国家都管用,因为首先很多主办方不会给摇滚歌星埋单”。

  但是,萨沃德做出了解释:“很多人都误会了。凯利的意思是在比赛周末壮大F1在不同市场的声势,从原来的3-4天变成一个星期,而不是啦啦队和巨星。F1有自己的风格,他不想改变它。他希望大奖赛周末变得更盛大、更受欢迎,像超级碗那样。”

  任何一场改革浪潮来临时,总是有人欢迎,有人反对。由车手改行成为专职解说员的布伦德尔评论道:“我们都知道F1已经在很长一段时间都仰仗它的历史、传统和声势,但是我认为我们在歧途上走了很多年,所以新些血液、新的媒体力量到来后,会制造一个前所未有的机会。”

  凯利和布朗对F1未来的前景信心十足,因为那是他们共同描绘的蓝图。但是法拉利主席马奇奥内的敦促不无道理,因为迄今为止都是空谈,在不看到详细的方案之前,无法令人信服。

编辑:庄太坤 关注他的微博

相关文章

乐趣热文

体坛传媒旗下子产品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