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到 体坛网首页! 登录    快速注册

法拉利二停策略失误?轮胎状况不佳实属无奈之举

      记者段伊伊报道

      回归欧洲赛场的首站,法拉利被梅赛德斯奔驰完全碾压。维特尔的两停策略让他从潜在的第二名滑落至最终的第四,莱科宁继自由练习赛遭遇引擎问题后,在正赛中再度"中灾"退赛;反观梅奔,排位赛首排发车成功转化为了正赛前两名带回,拿到目前为止最酣畅淋漓的一场胜利。
 

      对于维特尔来说,本场比赛有三个关键节点。发车阶段,德国人很好地利用了加泰罗尼亚赛道的特性,通过发车线到一号弯的长距离完成对博塔斯的超越。第17圈,维特尔率先换上中性胎,两圈之后博塔斯同样选择进站,维特尔在芬兰人出站后惊险守住位置。第42圈,奥康退赛引发虚拟安全车,维特尔再次进站,但这一回他没能再拥有澳大利亚站的运气,在梅奔选择按兵不动的情况下,德国人只能交出第二的位置,排在维斯塔潘身后位居第四。

      乍看之下,法拉利“二次进站+押宝新胎超越”的决定相当失败,但从维特尔的赛后采访来看,跃马此举纯属无奈。"我们今天的轮胎损耗非常快,所以不进站是不可能的。虽然策略看上去是错误的,但其实不是这样,我们只是没有足够的速度,现在要做的就是找出原因。"

      比赛末段维特尔尝试向维斯塔潘发起追击,考虑到后者的前翼受损且维特尔的轮胎优势,这本是法拉利冲击领奖台的最后机会,但依然没能奏效。"虽然我们整体比红牛快一点,轮胎更新,但是随着比赛的推进,我们并没有足够的速度。"

      维特尔在赛后反复提到了轮胎的问题——倍耐利在西班牙以及之后的英国和法国大奖赛上将使用特别配方的轮胎,为的是避免出现冬季测试中存在的起泡现象。梅奔和红牛被指轮胎起泡情况最为严重,而法拉利则不存在此类问题。因此,一场关于"梅奔和红牛是否向倍耐力施压,并最终得到了更适合自身的轮胎"的口水仗就此展开。梅奔领队托托·沃尔夫言辞激烈地否认了这一说法,天空体育台评论员Croft也表示,冬测不是只有梅奔一支车队受轮胎影响,配方不会只为了他们而改变。

      虽然维特尔谈到法拉利在与新配方的磨合上受到了更多影响,但如果轮胎不变法拉利是否就会起速?谁也无法保证。唯一能确定的是,在英国和法国大奖赛上,类似争论还将延续。

      维特尔速度受限,法拉利的另一位车手莱科宁就更不走运了。去年因为芬兰人退赛而"一哭成名"的小车迷托马斯,今年再次来到围场为偶像助威。莱科宁在赛前半开玩笑地说,"希望他不要再因为去年的原因哭泣,如果要哭也是因为不同的理由。"结果莱科宁成功"毒奶"自己,在第25圈就因为引擎失去动力而提早收工。

      一个第四,一个退赛,仅仅在西班牙带走12分的法拉利被梅奔反超27分。一如莱科宁在赛后点出的真相,他们几乎没有任何收获值得带去下一站摩纳哥。

编辑:庄太坤 关注他的微博

相关文章

乐趣热文

体坛传媒旗下子产品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