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到 体坛网首页! 登录    快速注册

张奔斗:38岁哈斯的最后一站 37岁卡炮的最长一战

  四大满贯的新闻中心,虽然坐满上百位记者,但其实是很安静的——此起彼伏的键盘敲击声,贯穿着每一个白天和夜晚;喇叭里球员发布会时间的通报以及记者们之间的交谈,只是间或响起。

  跟随赛事环球旅行的记者们,看过了太多场比赛,早已变得处变不惊。即便是哈勒普澳网首日被淘汰,也没有在新闻工作间里激起太多的涟漪。不过,周二的比赛中,两位排名不高的球员,却在新闻中心引发了“群体性反应”——黄昏时分,当两盘落后的哈斯决定退赛,众多记者发出一声遗憾的叹息;时至深夜,当卡洛维奇终于在决胜盘22比20胜出,记者们爆发出一阵欢呼。

  大赛启幕之前召开赛前发布会,赛后发布会安排进入主新闻中心,这简直就是顶尖球星的待遇。但托米•哈斯,现在根本没有世界排名。

  他的超级球星待遇,不仅因为他前世界第二和澳网四强选手的地位,更在于,年已38岁的他历经九次大手术仍坚持复出,是网坛一则动人的故事。很遗憾,两盘落后法国对手佩雷之后,哈斯无奈退赛,赛后他表示:“我的燃料桶已经全空了,甚至感到呼吸困难;从三盘两胜的赛事中复出可能会好一些,但澳网就是澳网,大满贯就是大满贯。”

  20170117_09651.jpg

  哈斯的职业生涯,就是一出悲壮的伤病史。就在过去这两年,他还接受了肩部手术,去年四月份又接受了右脚手术。每一次手术,都意味着漫长的休赛和煎熬的康复。如果不是伤病,凭借当年德国金童的天赋,哈斯一定可以成就更多。听起来,这是一出悲剧;但与此同时,越来越多的人们从哈斯的不放弃之中,受到鼓舞,感受到力量。

  这肯定将会是哈斯职业生涯的最后一年,这也定将是他的最后一届澳网;这是他最成功的大满贯赛事,他曾经三次打入四强。接下来的二月份,他计划参加德雷海滩站;不过,对于现在的哈斯来说,他只能按照星期来计划行事,而无法看得太远。至于三月份的印第安维尔斯ATP1000大师赛,哈斯可是身为新任赛事总监哦!他会给自己“走后门”吗?不过,哈斯已声明,“作为赛事总监,我根本就没有参赛的权利。”

  哈斯伤痕累累起伏跌宕的职业生涯已走近了终点,而对于37岁的卡洛维奇来说,人们还真不知道,他的职业道路还能够再走多长。毕竟,他以这样的高龄仍能处在第21位的高位;而且,以他大炮发球的打法,他的身体损耗也许比大多数底线型球员更少,他的职业生涯可以更长。

  不过,尽管发球直接得分比底线拉锯得分更加轻易,但你仍然不得不赞叹,在他这样一个年龄,仍能够熬过5小时15分钟的漫长恶战。面对阿根廷对手泽巴洛斯,卡洛维奇以决胜盘22比20获胜;这不仅打破了澳网的决胜盘最长局数记录,而且75记ACE球也打破了51记ACE球的赛会前记录。

  哈斯的最后一次澳网,比赛结束后,他拿出了包里的几件球衣,全部扔上看台;他甚至脱去了球衣和帽子,都送给了球迷。卡洛维奇赢得他在澳网上的最长一战,全程扑克脸的他,终于发出了兴奋的怒吼。

  QQ截图20170118093639.png

  是啊,经年之后,已几乎身经千战的哈斯,一定会记得他在最后一届澳网上这场没有打完的对决。而卡洛维奇同样说:“如果只是一场轻松的胜利或是速败,我不会记得;但这场比赛,我永远都会牢牢记住。”每位球员都会有难以忘却的比赛,而正是通过这些比赛,我们也才永远地记住了他们。

编辑:庄太坤 关注他的微博

相关文章

乐趣热文

体坛传媒旗下子产品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