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到 体坛网首页! 登录    快速注册

费德勒鹿特丹赛冲No.1并非冲动 红土赛季放弃吗?

不举办任何重大赛事的二月啊,恐怕是漫长赛季中最为空虚寂寞冷的一个月份。但对于费德勒来说,二月却竖立着他职业生涯的数个重要标杆。

早在2001年2月4日,年仅19岁的费德勒在米兰赢得职业生涯的单打首冠;在那之后,他又赢得了95个单打冠军。三年后的2004年2月2日,费德勒首次加冕世界第一排名;在那之后,他总共在世界第一宝座上坐了长达302个星期。

2018年2月19日,罗杰·费德勒,他能否时隔五年多之后又一次将自己的名字写在ATP排名榜的顶端?

u=3063913648,31971876&fm=11&gp=0.jpg

临时接受下周鹿特丹ATP500赛的外卡,让重返第一立时成为可能,前提是费德勒需要至少打入半决赛。这张外卡,令瑞士人掌握了世界第一争夺战的主动权;而在此之前,他则更多要看纳达尔的脸色——在2月26日开赛的阿卡普尔科ATP500赛上,如果纳达尔无法打入半决赛,则费德勒重返世界第一。

鹿特丹为庆祝赛事45周年庆,今年可谓下了血本请来众多大牌球星;即便以费德勒澳网夺冠的状态,锁定四强也并非唾手可得。赛事集中了世界前五迪米特洛夫与兹维列夫以及上一位在室内赛击败费德勒的戈芬,还有瓦林卡、伯蒂奇以及卫冕冠军特松加等一众老牌实力球星。克耶高斯因肘伤退赛,否则阵容会更吓人。

自2012年10月离开世界第一后的这五年多时光里,每当费德勒距世界第一较为接近,重返世界第一总成为热门话题。随着年龄增长,费德勒对于“世界第一并非重点”的态度就愈加坚定。最近的一个例子,当属费德勒在上赛季末赢得巴塞尔室内赛后,紧接着宣布退赛巴黎大师赛,直接将纳达尔置于只需在巴黎赢下一场就将锁定年终第一的绝佳形势。

澳网夺冠后费德勒对是否参加迪拜站态度游移,不少人揣测他会用整个二月用于训练和休整。临时加赛鹿特丹站,确实出乎不少人意料,但原因不外乎有如下几点——

与上赛季末巴塞尔站夺冠后尚差纳达尔1460分不同,澳网夺冠后只差纳达尔155分,诱惑实在太大,重返第一也明显更为切实可能。而从积分的角度来说,如果错过二月份的时间窗口,费德勒三月份就将面对印第安维尔斯与迈阿密“阳光双冠”的巨分压力,可谓事不宜迟。

不过,临时加赛这种事情,对于一位36岁的“老人家”来说,听上去总感觉有哪里不对。澳网夺冠后的新闻发布会上,还真有记者问到费德勒,“你已36岁了,而对手都更高大、更强壮也更年轻,你还能保持多长时间这样的高水准?”费德勒当时回答道:“坦白说,我也不知道呀!我想不外乎要有科学的赛程安排并保持鲜活的动力,而年龄只是个数字——但我的确必须在做计划时极度小心,要事先确立每件事的目标,这具有决定性。”

timg.jpg

所以,为费德勒身体承受力隐隐担心的球迷们大可不必;毕竟,作为经验丰富的赛程安排大师,这个世界上没有人比他更了解自己的身体。而且,讲真,费德勒一月份在澳洲赛季的身体损耗并不算大——先是和本西奇边打边玩就在霍普曼杯夺了冠,澳网赛除了决赛遭遇恶战,之前六场胜利一帆风顺,半决赛更是和郑泫打了一盘半就打卡下班。卫冕冠军这个工作量,与去年夺冠途中遭遇三场五盘恶战不可同日而语。

因此,如果费德勒决意参加鹿特丹站,那只可能是因为,他有把握在该站赛事赢取佳绩。费德勒1999年首次参加该站赛事就打入了八强,当他在2005年首次在鹿特丹夺冠时,决赛中击败的柳比西奇如今已是他的教练;而他上一次参赛鹿特丹站是2013年,当时在八强赛中击败他的贝内特乌如今已是职业生涯的最后一年——是的,如今,费德勒参加世界上的任何一项赛事,都能从中折射出他辉煌职业生涯的年轮。

一位在过去12个月中拿下三个大满贯的球员,竟然还不是世界第一,从中也可以看出费德勒赛程安排的极简。费德勒每年的参赛数量是极为有限的,从这个意义来说,他在赛季前三个月参加的赛事越多,其实也就变相地降低了他投入红土赛季的可能。费德勒会连续第二年避战整个红土赛季吗?美国《体育画报》专栏作家约翰·维特姆分析称——为何要改变2017赛季行之有效的赛程安排呢?但也不妨对纳达尔今年的红土统治力暗中观察,再最终决定是否冲击罗兰·加洛斯。

红土赛季和法网赛还太遥远,如今,我们只想问——远超33岁阿加西前纪录的史上最年长世界第一,罗杰,约吗?

编辑:庄太坤 关注他的微博

相关文章

乐趣热文

体坛传媒旗下子产品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