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到 体坛网首页! 登录    快速注册

拉沃尔杯热闹中落幕 新赛事频现网坛酝酿大变革?

体坛特约记者弈桑报道

第二届拉沃尔杯在美国芝加哥落下帷幕,在“精神领袖”费德勒的率领下,欧洲队连续第二年击败世界队,第三届比赛明年将回到欧洲队的主场日内瓦举行。

微信图片_20180925125534.jpg

如果说因为有了“费纳双打合体“这样万众瞩目的噱头,以及各种新规则和黑色场地的尝试,让首届在布拉格举行的比赛称得上一鸣惊人的话,那么第二届的拉沃尔杯因为德约科维奇的加盟,则可以用热热闹闹来形容。尽管他出战的单双打两场比赛最后都输了,不过结果显然不太重要,大家记住的是他和费德勒双打时的精彩互动,以及在单打比赛时化身教练的费德勒,对塞尔维亚人进行场外指导的场景。

然而,这可能也是仅有能让人有深刻印象的部分了。除了费德勒和德约之外,其他人无论如何卖力地表演,恐怕也只能是甘当华丽的背景板。除此之外,最让人记忆犹新的反而是兹维列夫的一番采访,他表达了对拉沃尔杯这种形式支持的同时,也对明年新改制后的戴维斯杯产生了质疑,他说道:“我很爱我的国家,愿意代表德国出战,但如果戴维斯杯在11月进行我不会参加,因为我全年就这个时候可以休息。”

兹维列夫可能点出了改制后的戴维斯杯真正的问题所在:过去只有打决赛的两支队伍在年底作战,而将来所有参加世界组比赛的球员都要在这个时候比赛。另外取消主客场制度之后,选手为国出战的荣誉感,特别是现场那种排山倒海的气氛也不复存在,这很大程度也降低了比赛的精彩程度。

不过戴维斯杯需要提防的并非是拉沃尔杯,原因也是显而易见的。首先,拉沃尔杯并非以国家为单位,时间点也和将来的戴维斯杯相距甚远。另外,在连续两年的拉沃尔杯上,欧洲队和世界队的实力相差太过悬殊,也让比赛早早失去悬念,仅仅沦为了单纯的表演秀。作为世界组最大牌的两位明星,德尔波特罗和锦织圭如果明年继续缺席,恐怕大家对拉沃尔杯也会开始审美疲劳,毕竟网球比赛最大的魅力还是对抗本身,表演赛中大牌球员即便再卖力,没有积分和荣誉的激励,比赛的效果也会大打折扣。

所以,凭借拉沃尔杯目前的模式,想要取代戴维斯杯的地位还为之过早,甚至很可能沦为和办了几年就寿终正寝的IPTL表演赛一样的结果。当然,对球员来说,他们可能更喜欢打这种轻松奖金又丰厚的比赛,相比之下,ATP在明年年初推出的世界杯团体赛可能才是戴维斯杯的最大敌手,因为它不但奖金丰厚,时间点又在澳网之前,还有积分拿,各个方面相比戴维斯杯都占尽了优势,也让改制后的戴维斯杯显得面目全非,辨识度全无。

至于戴杯改制的幕后推手皮克要创立的“至尊杯”——一项64签、只有冠军能拿奖金的表演赛,由于不具备团体性质,可能暂时不会对戴维斯杯、世界杯团体赛造成威胁,不过它的时间点选在美网后,有可能会和同为表演赛的拉沃尔杯形成抢夺巨星的对抗局面,而它最终的目标显然是想要和大师系列赛分庭抗礼,这非常值得ATP引起警惕,但是如何说服显然不具备夺冠实力的大多数球员参赛,会是这项新比赛的一大难题。

但无论如何,从欧洲对抗世界的拉沃尔杯,到64签表演赛至尊杯,从118年历史的戴维斯杯开始变革,到网球世界杯改头换面重新登场,甚至包括ATP去年创立的新生力量总决赛,并在期间推行各种新赛制,以及今年美网开始引入各种大满贯新规,无一不说明一次前所未有的巨大变革,正在男子网坛悄然酝酿,而这背后也不再只是ATP和ITF两大传统组织的相互角力,而是有更多玩家参与进来试图分一杯羹,网球运动究竟会走向何方?或许接下来几年会非常关键。

编辑:庄太坤 关注他的微博

相关文章

乐趣热文

体坛传媒旗下子产品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