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到 体坛网首页! 登录    快速注册

佟健谈国家集训队:为运动员创造多种可能性

  体坛记者谭彦嘉楠报道

  最近佟健很忙。一边要事无巨细的管理他和庞清挂帅的国家集训队训练营,一边还要对接世界冠军教练在大师班的工作。用他的话说,真是分身乏术,但他很开心,因为可以尽自己所能为2022年冬奥会和中国花滑办实事。

  9月初,国家体育总局办公厅下发了关于组织庞清佟健花样滑冰国家集训队训练营的通知,目的是为了落实2022北京冬奥“拓宽人才选育渠道”,做好冬奥会的备战工作。为此中国奥委会聘请庞清/佟健为主教练,以夫妻二人的花滑俱乐部为中心,组织一个国家集训队训练营。训练营分为两期,一期时间为9月10日至23日,二期为9月24日至10月14日。公布的30人集训名单中既有大家熟识的闫涵、李子君、于小雨和赵子荃,还有刚刚在全国大奖赛上争金夺银的选手,比如女单冠军安香怡,男单第三名曲之博,双人亚军王雪涵/王磊。18日,体坛+记者就此事采访了佟健,他就这支国家队集训队的来由、计划、特点以及未来发展一一作出解答。

  “这个事是(苟)仲文局长直接找我谈话,目的就是为了备战2022年冬奥会,举全国之力,动员多方力量参与,共建国家队,秉承着‘前期充分的竞争,后期充分的融合’的宗旨。现在来讲,我们是新一支的国家队,这支国家队有几个计划:第一个是退役运动员的重返赛场计划。这一部分人有些是因为身体上的伤病,有一些是心理上受到挫折,但不代表他们就没有能力再继续在这个赛场上为中国队出力,他们可能只是暂时的遇到困难和低谷,但他们的实力依然存在,我们需要帮助他们走出低谷,重新站在赛场上实现价值。在这个集训队里,我们通过不同的环境、机制和模式为他们‘疗伤’,让他们得到一些调整和缓冲,从而让他们重拾信心,让他们的事业能焕发第二春。

  第二就是希望能把参与2022年冬奥会的整体人数有一个扩大。从国家队和国青队的名单上来讲,大概20人,那么我们有没有可能在这个名单之外再去扩展,再去发展一些各地市的苗子,还有各机构、各大俱乐部一些散落的有潜质的运动员。换句话说就是青少年,包括市场化发展人才的集结。

  第三就涉及到跨界跨项的选材。从艺术性的层面讲,看能不能挖掘出一些具备舞蹈修养,以及艺术性的选手,让他们能在奥运会的舞台上贡献力量。不仅仅是局限于参赛,而在其他方面,比如演出也能参与。当然我们也期待他们中能有佼佼者出现,因此能够改变我们以往输送渠道比较固定的模式,也许未来的世界冠军、运动明星来自于我们的校园。”

641-2.jpeg

  据佟健介绍,这次的国家集训队训练营有两大特点:第一个采取的是招募的方式。采用这种招募制,一个是为那些心存梦想,还想站在赛场上的运动员提供又一次的机会。“我们希望通过我们的支持帮助,真正的能让他们再一次焕发出能量,焕发出他们在场上拼搏的精神。我跟闫涵说,你不能离开赛场,不然不仅对你是非常大的损失,对冰迷,对中国花样滑冰项目事业也是非常大的损失。只要有机会,有可能,哪怕只有百分之一我们都要试一试。”

  另外,招募制跟以往传统的国家队模式最大的区别是人员是双向选择,不是必须服从国家的安排,而是完全尊重个人意愿和个人选择。“如果你还心有不甘,那么我们欢迎你,我们共同努力重返赛场计划,最终能实现你的个人目标。如果你已经选择了新的生活方式,那我们也祝愿你在新的道路上能找到自己的支点。像君君(李子君)她就选择了另一种方式,她想以教练员的身份为这块做贡献,所以她不会参加这次的训练营。

  (于)小雨,她也不会来。这次在名单上她是单人滑,一个她现在确实没有舞伴,另一个从女子单人滑来讲,想要找到具备两组三周跳的单人滑选手很少,再有小雨的身材,比例,我们觉得不单单适合双人滑,同样女子单人滑、冰舞都是很好的选择。而这次集训有些省市比较支持,有的比较敌对,对于我们来讲可能会感觉有点失望。这本是一件好事,一方面为这些运动员提供了更多可能性,另外,可以推进中国花样滑冰的整体发展,培养更多的人才。”

  第二个是国家集训队完全走市场化模式。庞清佟健利用自己长期以来在国际花滑领域的影响和人脉,打造了一个非常豪华的团队,聘请了国外的顶尖教练,比如世锦赛男单冠军杰弗里·巴特,索契冬奥会冰舞冠军组合梅里尔·戴维斯/查理·怀特,体能教练和康复教练团队也是经过两届冬奥会洗礼,在行业内是非常有经验的。同时还与国外俱乐部合作,为大家提供出国训练的场地,既能引进来,也能走出去。每年大概还有两次的国外训练计划,一次编排为主,一次以技术提高和节目打磨为主。“除了巴特、戴维斯和怀特,我们还会为运动员聘请其他的外国教练,有短期的像我们大师班的形式,也有长期的,跟运动员一起打拼的,总之就是为他们提供更好的师资力量、训练条件和体系化的培训,从而让他们更快速的获得成功,为2022年冬奥会备战提供全面的服务保障。”

IMG_3801.png

  国家集训队的外教:杰弗里·巴特(左一),梅里尔·戴维斯/查理·怀特(左二、右二),主帅佟健(右一)

  尽管庞清佟健执掌的是一支市场化运作的国家集训队,但是却依然受国家的“照顾”,也是由国家投入资金扶持队伍的运作,包括训练场地、吃住行都是国家花钱,运动员还有训练补助,“而且还不改变他们以前的注册权,国内所有比赛都可以参加。至于参加国际比赛,就是谁好谁去,奥运会也一样。”可以说庞清/佟健麾下的这支国家集训队其实也等于在冰上运动项目中,类似于国家男篮、中国女排,组建了国家B队,这在冬季项目中是第一次。

  打破传统,组织新的一支国家集训队,这种大胆的尝试也不免让大家会有所担心,对此佟健表示,“我们和小雪、宏博原本就是队友,沟通一直也很顺畅,在知道这个计划之后我们也进行了充分的沟通,不管怎样我们都有一个正确的方向,都热爱中国花滑,希望通过大家的共同努力能把这个事情做好。最关键的是,我们特别希望在2022年的时候看到更多的运动员站在奥运会的赛场代表中国去参赛。我们也希望、也共同期待着这些运动员能通过这个方式实现梦想。这个是比我们说别的都要强。”佟健坦言,两个国家队是会相互流动的,也许在前期的运行体制上会有变化,比如教练员的执教方式、生活方式、管理方式都会不同,“在这个过程中,会有很大的变化,但不管谁变,都是咱们中国人在这个项目上取得最大的进步。”而身为中国花滑总教头的赵宏博也表示成立庞清佟健国家集训队训练营是好事,“对我们国家队来说是一种竞争、激励和鞭策,也有利于北京冬奥会上创造佳绩。”

  既然这支国家集训队秉承着为处于低谷的优秀运动员提供第二次机会的重任,那么以闫涵为例,在不同的模式,不同的机构之下,他重回巅峰,站到2022年冬奥会的赛场的可能性有多大?

  “我觉得很难估量。如果从内心他有非常强大的意愿,想在2022年冬奥会有好的表现,可能就需要我们教练团队时刻的去关心他,时刻去为他抚平心理的阴影。在平昌冬奥会上表现不好,怎么忘掉不好,还有伤病,怎么通过训练让他不再去考虑伤病带给他的影响。他是非常有特点的运动员,如果他心理非常强大,伤病治愈的也比较好,他是所有男子单人滑选手都应该敬畏的对手。因为没有人像他三周半完成的质量那么好,四周跳的那么好,整个滑行的感觉也那么好,同样金博洋也需要像他这样的对手,因为只有对手的出现才能激励整个团队的能力往上走。另外,我觉得闫涵毕竟还是出道比金博洋早,而且他已经跌过跟头了,可能之后在场上的自我把握,以及表现会显得更为老到,我觉得如果他真回来的话,他们俩只有非常好的结果,这也是中国花样滑冰需要的。”

timg.jpeg

  问及闫涵现在的状态?佟健表示,“他现在三周还可以,三连三还可以,但是三周半,四周我现在不太建议他跳,因为我觉得他现在最关键的是逐渐的恢复他的状态。而他现在心态非常好,可以按照自己的训练方式,一周练三次,剩下时间教教队员,他现在也开始跟我交流一些教运动员的心得,体会到了当教练员的不容易,我觉得这都是一个特别大的变化,以前他考虑自己比较多一点,现在会考虑考虑教练员、团队,我觉得这个就是人成长的一个经历。当然,他要重新站在赛场上是非常难的,这需要克服巨大的心理压力,还有身体上的因为没有系统而拉下的课,但是2022年我们有足够的时间,我也是尽我最大努力帮助他。”


 

编辑:庄太坤 关注他的微博

相关文章

乐趣热文

体坛传媒旗下子产品

分享